【咨询代购认准:Airsoft GunQQ:419 545 666██████当面验货,满意付款,绝无定金!】██████5KU,6mm Solution,9.11 Tactical,9mm Tactical gear perfection,A&K,A+Studio,APS,AABB,AGM,AIP,Andax Works,Angry Gun,Apple Airsoft,ARES,ARMY,Army Force,Asia Electric Guns,AY,BATTLEAXE,BELL,BELLIVLLE,beta Project,BIG DRAGON,BISON,Both Elephant,BOYI,BSA,BUILDING FIRE,CAA Tactical Airsof,Classic Army,CM Battery,Combat Force,Cool,Core,Cyber gun,CYMA,D-BOYS,Double Eagle,DYTAC,Eagle Force, eAiming, EC, Echo1, ELEMENT, Emerson, ENERGY, EXCEL, F.M.A, FAB DEFENSE, Falcon, Fat Man Airsoft F.M.A., FE, FEI TENG, FEI XIANG, Fidragon, FireFox, FISHERMEN, FLAME, FLYYE,FORRAN, FOX, FYLAN, G&D, G&G, G&P,Galaxy,GANZO, GAS, GHK, Gold Arrows, Golden ball, Golden Eagle, GS, GUARDER, GUN, H.K, HK3 , HK3P , Hakkotsu, Hellfire, HERO ARMS, Hexagon Production, HFC, HUANGYE, Imax, INFANTRY, JING GONG, JM, JX, K-Cube, KAI SHENG, KH, King Arms, KJ Works, KMS, KPX, KS, KSC, KWA, KWC, KWG, L&H, LinkMan,LONEX, LS Taiwan, MADBULL,MAG magazine, MAGNUM, Magpul PTS, MARUSHIN, Maruzen, MAXON, MC-TECH, Mechanix Wear, Meister, MILSPEX, Mosquito Molds, MYSTERY, MYT, Nicker, NOB,Omega, Oracom, Original S.W.A.T., PANTHER, PDI, Phoenix, ProBiker, QIAO WEI, Rainier Arms, RBOZB GEAR, Red Fire, Refine Museum Piece, Royal, S&T, S-THUNDER, SAMURAI, SAPH, Scorpion, Seals, SEIKO, SHI, SHOOTER, SHUANGBAO, SIIS, Silverback, Site-Lite Laser, SKYMA,Snow Wolf,SOCOM GEAR, Spartan Doctrine,SPIDE HEAVY INDUSTRES, SRC, STAR, Stark Arms, Stbaos, STTI Taiwan, SUPER POWER, SWAT, SY, Tanaka Works, TangoDown, TASCO, TERCEL, TMC, Tokyo Marui, TOP, TOUBO, Toy-jet, U.S. Army, UFC, UltraForce, Ultralast, Umarex, VEGA,VF, VFC,VIGOR,VINBO VB, WarBear, WE, We Watch, WEIBAO WB, Well, WESTERN ARMS, Wii, WinGun WG,X.Power, Xcortech, Z-Tactical, ZC LEOPARD, Zeon Gun, Zeta-Lab

  “贵妃娘娘被香儿冲撞,头不小心撞到了轿子的棱角上,流了很多血,如今还没醒过来……”杏儿一脸苦涩,忙将打探到的消息说了出来。  竟然这么严重,柳微容脸色一白,像是被一口冷风直呛进心里,连身子都冷了半截,手不自觉的一抖,簪子“啪”的一声掉落地上。  估计今天,太后就会召见她。  回去的时候,刚好碰到柳湘雅,她也瞅见了柳微容,双眸眨了眨,抿嘴一笑,红艳的樱唇勾勒出明媚的笑意。  估计今天,太后就会召见她。  “什么?”  无论香儿是不是受她指使做下这事,都和她脱不了干系。  “贵妃娘娘被香儿冲撞,头不小心撞到了轿子的棱角上,流了很多血,如今还没醒过来……”杏儿一脸苦涩,忙将打探到的消息说了出来。  无论香儿是不是受她指使做下这事,都和她脱不了干系。  这幕后之人用心不可谓不毒。  似是很欣喜看到她。  恐怕今天宫里就会传她善妒,用心险恶,利用香儿冲撞方贵妃的话,到底是谁陷害她?  回去的时候,刚好碰到柳湘雅,她也瞅见了柳微容,双眸眨了眨,抿嘴一笑,红艳的樱唇勾勒出明媚的笑意。  回去的时候,刚好碰到柳湘雅,她也瞅见了柳微容,双眸眨了眨,抿嘴一笑,红艳的樱唇勾勒出明媚的笑意。  “贵妃娘娘被香儿冲撞,头不小心撞到了轿子的棱角上,流了很多血,如今还没醒过来……”杏儿一脸苦涩,忙将打探到的消息说了出来。  估计今天,太后就会召见她。  整装去关雎宫探望方贵妃却被阻拦在外,柳微容的心顿时沉了下来,周围不少宫女太监看着她的目光均带着异样。  柳微容抿了抿唇,留下礼物就离开。  整装去关雎宫探望方贵妃却被阻拦在外,柳微容的心顿时沉了下来,周围不少宫女太监看着她的目光均带着异样。  整装去关雎宫探望方贵妃却被阻拦在外,柳微容的心顿时沉了下来,周围不少宫女太监看着她的目光均带着异样。  整装去关雎宫探望方贵妃却被阻拦在外,柳微容的心顿时沉了下来,周围不少宫女太监看着她的目光均带着异样。  柳微容抿了抿唇,留下礼物就离开。  一方面阻止了方止盈侍寝,一方面嫁祸于她,这回无论她是否无辜,都得承受太后的怒火。  估计今天,太后就会召见她。  方贵妃可是太后娘娘的侄女,这事主子恐怕被牵连进去了。  无论香儿是不是受她指使做下这事,都和她脱不了干系。  “贵妃娘娘被香儿冲撞,头不小心撞到了轿子的棱角上,流了很多血,如今还没醒过来……”杏儿一脸苦涩,忙将打探到的消息说了出来。  整装去关雎宫探望方贵妃却被阻拦在外,柳微容的心顿时沉了下来,周围不少宫女太监看着她的目光均带着异样。  似是很欣喜看到她。  一直到用完早饭,柳微容依然没有头绪,毕竟她才入宫,根基十分浅薄,可用之人只有白莲和杏儿。  “杏儿,方贵妃现在如何了?”柳微容平缓了心底的慌乱,冷静的询问。  一方面阻止了方止盈侍寝,一方面嫁祸于她,这回无论她是否无辜,都得承受太后的怒火。  但杏儿还在考察期。快排弹轮  这幕后之人用心不可谓不毒。  一方面阻止了方止盈侍寝,一方面嫁祸于她,这回无论她是否无辜,都得承受太后的怒火。  方贵妃可是太后娘娘的侄女,这事主子恐怕被牵连进去了。  “杏儿,方贵妃现在如何了?”柳微容平缓了心底的慌乱,冷静的询问。  “什么?”  她该怎么办?  “什么?”  她这几天一直找不到机会解决香儿,香儿这个女人太滑溜,没想到在这个时候出了么蛾子。  “什么?”  方贵妃可是太后娘娘的侄女,这事主子恐怕被牵连进去了。  ☆、第24章太后问罪  估计今天,太后就会召见她。  似是很欣喜看到她。  估计今天,太后就会召见她。  方贵妃可是太后娘娘的侄女,这事主子恐怕被牵连进去了。  竟然这么严重,柳微容脸色一白,像是被一口冷风直呛进心里,连身子都冷了半截,手不自觉的一抖,簪子“啪”的一声掉落地上。  估计今天,太后就会召见她。  “主子,这回恐怕大事不好了!”白莲咬唇道,帮柳微容梳头的手微微有些发抖。  似是很欣喜看到她。  “杏儿,方贵妃现在如何了?”柳微容平缓了心底的慌乱,冷静的询问。  这幕后之人用心不可谓不毒。  “贵妃娘娘被香儿冲撞,头不小心撞到了轿子的棱角上,流了很多血,如今还没醒过来……”杏儿一脸苦涩,忙将打探到的消息说了出来。  ☆、第24章太后问罪  似是很欣喜看到她。  她这几天一直找不到机会解决香儿,香儿这个女人太滑溜,没想到在这个时候出了么蛾子。  “主子,这回恐怕大事不好了!”白莲咬唇道,帮柳微容梳头的手微微有些发抖。  “贵妃娘娘被香儿冲撞,头不小心撞到了轿子的棱角上,流了很多血,如今还没醒过来……”杏儿一脸苦涩,忙将打探到的消息说了出来。  方贵妃可是太后娘娘的侄女,这事主子恐怕被牵连进去了。  估计今天,太后就会召见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