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代购认准:Airsoft GunQQ:419 545 666██████当面验货,满意付款,绝无定金!】██████5KU,6mm Solution,9.11 Tactical,9mm Tactical gear perfection,A&K,A+Studio,APS,AABB,AGM,AIP,Andax Works,Angry Gun,Apple Airsoft,ARES,ARMY,Army Force,Asia Electric Guns,AY,BATTLEAXE,BELL,BELLIVLLE,beta Project,BIG DRAGON,BISON,Both Elephant,BOYI,BSA,BUILDING FIRE,CAA Tactical Airsof,Classic Army,CM Battery,Combat Force,Cool,Core,Cyber gun,CYMA,D-BOYS,Double Eagle,DYTAC,Eagle Force, eAiming, EC, Echo1, ELEMENT, Emerson, ENERGY, EXCEL, F.M.A, FAB DEFENSE, Falcon, Fat Man Airsoft F.M.A., FE, FEI TENG, FEI XIANG, Fidragon, FireFox, FISHERMEN, FLAME, FLYYE,FORRAN, FOX, FYLAN, G&D, G&G, G&P,Galaxy,GANZO, GAS, GHK, Gold Arrows, Golden ball, Golden Eagle, GS, GUARDER, GUN, H.K, HK3 , HK3P , Hakkotsu, Hellfire, HERO ARMS, Hexagon Production, HFC, HUANGYE, Imax, INFANTRY, JING GONG, JM, JX, K-Cube, KAI SHENG, KH, King Arms, KJ Works, KMS, KPX, KS, KSC, KWA, KWC, KWG, L&H, LinkMan,LONEX, LS Taiwan, MADBULL,MAG magazine, MAGNUM, Magpul PTS, MARUSHIN, Maruzen, MAXON, MC-TECH, Mechanix Wear, Meister, MILSPEX, Mosquito Molds, MYSTERY, MYT, Nicker, NOB,Omega, Oracom, Original S.W.A.T., PANTHER, PDI, Phoenix, ProBiker, QIAO WEI, Rainier Arms, RBOZB GEAR, Red Fire, Refine Museum Piece, Royal, S&T, S-THUNDER, SAMURAI, SAPH, Scorpion, Seals, SEIKO, SHI, SHOOTER, SHUANGBAO, SIIS, Silverback, Site-Lite Laser, SKYMA,Snow Wolf,SOCOM GEAR, Spartan Doctrine,SPIDE HEAVY INDUSTRES, SRC, STAR, Stark Arms, Stbaos, STTI Taiwan, SUPER POWER, SWAT, SY, Tanaka Works, TangoDown, TASCO, TERCEL, TMC, Tokyo Marui, TOP, TOUBO, Toy-jet, U.S. Army, UFC, UltraForce, Ultralast, Umarex, VEGA,VF, VFC,VIGOR,VINBO VB, WarBear, WE, We Watch, WEIBAO WB, Well, WESTERN ARMS, Wii, WinGun WG,X.Power, Xcortech, Z-Tactical, ZC LEOPARD, Zeon Gun, Zeta-Lab

  让杏儿端来热水,然后白莲和杏儿都识相的出去了。  其实最后这句才是重点。  他都没吸过……  “哎呀,团团怎么这样对你父皇呢,太不应该了,陈嬷嬷,快点将团团抱下去喂奶……”为了避免被慕容澈的怒气波及,柳微容的反应堪比神速。  那画面真是太刺眼。  跟他抢奶水不说,还撒童子尿抗议了?  让杏儿端来热水,然后白莲和杏儿都识相的出去了。  ☆、第50章  可是柳微容却不知道,还以为他在生团团的气。  留下柳微容和皇帝两人在室内。  慕容澈的脸顿时黑了。  等回过神来的陈嬷嬷将团团逃难般的抱出去后,柳微容整理下自己的衣襟,才舀起手帕挂着讨好而谄媚的细细地蘀慕容澈擦去脸上的童子尿。  她得小心的伺候着皇帝,帮他擦干净脸后,又小心翼翼的解释:“皇上,您还生气?”她都不知道怎么安抚他了,最怕他将怒火发到团团身上。  慕容澈的脸顿时黑了。  皇帝慕容澈依然绷着一张黑脸,并没有因为她的讨好和歉意而缓和,其实他气的不是曜儿的童子尿射到他脸上,而是她竟然给曜儿喂奶。  他都没吸过……  其实最后这句才是重点。  有次他过来的时候,正好看到陈嬷嬷将她挤出的奶水端出去,神差鬼使的舀来喝了一口,然后一发不可收拾,以后的每天他都会让陈嬷嬷留着她挤出的奶水。  那画面真是太刺眼。  他都没吸过……  他也从陈嬷嬷那知道她自曜儿出生的第二天就开始给他喂过奶,很是生气,之后第三天团团就被抱走了,听说她会涨奶,每天会挤多余的奶水。  其实最后这句才是重点。  皇帝慕容澈依然绷着一张黑脸,并没有因为她的讨好和歉意而缓和,其实他气的不是曜儿的童子尿射到他脸上,而是她竟然给曜儿喂奶。  陈嬷嬷和白莲等人也被团团的惊人之举吓倒了。  等回过神来的陈嬷嬷将团团逃难般的抱出去后,柳微容整理下自己的衣襟,才舀起手帕挂着讨好而谄媚的细细地蘀慕容澈擦去脸上的童子尿。  有次他过来的时候,正好看到陈嬷嬷将她挤出的奶水端出去,神差鬼使的舀来喝了一口,然后一发不可收拾,以后的每天他都会让陈嬷嬷留着她挤出的奶水。  有次他过来的时候,正好看到陈嬷嬷将她挤出的奶水端出去,神差鬼使的舀来喝了一口,然后一发不可收拾,以后的每天他都会让陈嬷嬷留着她挤出的奶水。  他也从陈嬷嬷那知道她自曜儿出生的第二天就开始给他喂过奶,很是生气,之后第三天团团就被抱走了,听说她会涨奶,每天会挤多余的奶水。  那画面真是太刺眼。  留下柳微容和皇帝两人在室内。  他也从陈嬷嬷那知道她自曜儿出生的第二天就开始给他喂过奶,很是生气,之后第三天团团就被抱走了,听说她会涨奶,每天会挤多余的奶水。  气氛顿时有些诡异起来。  留下柳微容和皇帝两人在室内。购枪哪里去  皇帝慕容澈依然绷着一张黑脸,并没有因为她的讨好和歉意而缓和,其实他气的不是曜儿的童子尿射到他脸上,而是她竟然给曜儿喂奶。  他都没吸过……  等回过神来的陈嬷嬷将团团逃难般的抱出去后,柳微容整理下自己的衣襟,才舀起手帕挂着讨好而谄媚的细细地蘀慕容澈擦去脸上的童子尿。  跟他抢奶水不说,还撒童子尿抗议了?  气氛顿时有些诡异起来。  跟他抢奶水不说,还撒童子尿抗议了?  她得小心的伺候着皇帝,帮他擦干净脸后,又小心翼翼的解释:“皇上,您还生气?”她都不知道怎么安抚他了,最怕他将怒火发到团团身上。  她得小心的伺候着皇帝,帮他擦干净脸后,又小心翼翼的解释:“皇上,您还生气?”她都不知道怎么安抚他了,最怕他将怒火发到团团身上。  气氛顿时有些诡异起来。  ☆、第50章  如今看到曜儿回来了,还在她胸前拼命的吸奶,那待遇让他这个皇帝森森的嫉妒了。  气氛顿时有些诡异起来。  让杏儿端来热水,然后白莲和杏儿都识相的出去了。  有次他过来的时候,正好看到陈嬷嬷将她挤出的奶水端出去,神差鬼使的舀来喝了一口,然后一发不可收拾,以后的每天他都会让陈嬷嬷留着她挤出的奶水。  有次他过来的时候,正好看到陈嬷嬷将她挤出的奶水端出去,神差鬼使的舀来喝了一口,然后一发不可收拾,以后的每天他都会让陈嬷嬷留着她挤出的奶水。  陈嬷嬷和白莲等人也被团团的惊人之举吓倒了。  等回过神来的陈嬷嬷将团团逃难般的抱出去后,柳微容整理下自己的衣襟,才舀起手帕挂着讨好而谄媚的细细地蘀慕容澈擦去脸上的童子尿。  他也从陈嬷嬷那知道她自曜儿出生的第二天就开始给他喂过奶,很是生气,之后第三天团团就被抱走了,听说她会涨奶,每天会挤多余的奶水。  陈嬷嬷和白莲等人也被团团的惊人之举吓倒了。  “哎呀,团团怎么这样对你父皇呢,太不应该了,陈嬷嬷,快点将团团抱下去喂奶……”为了避免被慕容澈的怒气波及,柳微容的反应堪比神速。  ☆、第50章  可是柳微容却不知道,还以为他在生团团的气。  跟他抢奶水不说,还撒童子尿抗议了?  柳微容也一脸错愕,团团是不是太威武了?不过见慕容澈一脸的尿水,她只能忍着笑,快速的将团团抱给陈嬷嬷。  留下柳微容和皇帝两人在室内。  他也从陈嬷嬷那知道她自曜儿出生的第二天就开始给他喂过奶,很是生气,之后第三天团团就被抱走了,听说她会涨奶,每天会挤多余的奶水。  其实最后这句才是重点。  “哎呀,团团怎么这样对你父皇呢,太不应该了,陈嬷嬷,快点将团团抱下去喂奶……”为了避免被慕容澈的怒气波及,柳微容的反应堪比神速。  “皇上,呃,团团太调皮,他还那么小,不是故意的,皇上您别生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