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代购认准:Airsoft GunQQ:419 545 666██████当面验货,满意付款,绝无定金!】██████5KU,6mm Solution,9.11 Tactical,9mm Tactical gear perfection,A&K,A+Studio,APS,AABB,AGM,AIP,Andax Works,Angry Gun,Apple Airsoft,ARES,ARMY,Army Force,Asia Electric Guns,AY,BATTLEAXE,BELL,BELLIVLLE,beta Project,BIG DRAGON,BISON,Both Elephant,BOYI,BSA,BUILDING FIRE,CAA Tactical Airsof,Classic Army,CM Battery,Combat Force,Cool,Core,Cyber gun,CYMA,D-BOYS,Double Eagle,DYTAC,Eagle Force, eAiming, EC, Echo1, ELEMENT, Emerson, ENERGY, EXCEL, F.M.A, FAB DEFENSE, Falcon, Fat Man Airsoft F.M.A., FE, FEI TENG, FEI XIANG, Fidragon, FireFox, FISHERMEN, FLAME, FLYYE,FORRAN, FOX, FYLAN, G&D, G&G, G&P,Galaxy,GANZO, GAS, GHK, Gold Arrows, Golden ball, Golden Eagle, GS, GUARDER, GUN, H.K, HK3 , HK3P , Hakkotsu, Hellfire, HERO ARMS, Hexagon Production, HFC, HUANGYE, Imax, INFANTRY, JING GONG, JM, JX, K-Cube, KAI SHENG, KH, King Arms, KJ Works, KMS, KPX, KS, KSC, KWA, KWC, KWG, L&H, LinkMan,LONEX, LS Taiwan, MADBULL,MAG magazine, MAGNUM, Magpul PTS, MARUSHIN, Maruzen, MAXON, MC-TECH, Mechanix Wear, Meister, MILSPEX, Mosquito Molds, MYSTERY, MYT, Nicker, NOB,Omega, Oracom, Original S.W.A.T., PANTHER, PDI, Phoenix, ProBiker, QIAO WEI, Rainier Arms, RBOZB GEAR, Red Fire, Refine Museum Piece, Royal, S&T, S-THUNDER, SAMURAI, SAPH, Scorpion, Seals, SEIKO, SHI, SHOOTER, SHUANGBAO, SIIS, Silverback, Site-Lite Laser, SKYMA,Snow Wolf,SOCOM GEAR, Spartan Doctrine,SPIDE HEAVY INDUSTRES, SRC, STAR, Stark Arms, Stbaos, STTI Taiwan, SUPER POWER, SWAT, SY, Tanaka Works, TangoDown, TASCO, TERCEL, TMC, Tokyo Marui, TOP, TOUBO, Toy-jet, U.S. Army, UFC, UltraForce, Ultralast, Umarex, VEGA,VF, VFC,VIGOR,VINBO VB, WarBear, WE, We Watch, WEIBAO WB, Well, WESTERN ARMS, Wii, WinGun WG,X.Power, Xcortech, Z-Tactical, ZC LEOPARD, Zeon Gun, Zeta-Lab

  也许过不了两天,等待她的将是一杯毒酒。  皇帝下旨一杯毒酒了结了她的性命,只是她临死之前那抹笑容怎么看怎么诡异。  果然,才过了三天,柳湘雅的所作所为暴露了出来,后宫一片哗然,还传到了前朝大臣的耳中,柳之浩更是气得差点没病倒。  而柳微容只会更加的贵不可言。  宫里分位最高的人一个昏厥,两个陷入火海,剩下就是惠妃分位最高,她惊慌失措的带着人赶到柔福宫。  皇帝下旨一杯毒酒了结了她的性命,只是她临死之前那抹笑容怎么看怎么诡异。  既然如此,柳微容,咱们就同归于尽吧。  也许过不了两天,等待她的将是一杯毒酒。  也许过不了两天,等待她的将是一杯毒酒。  皇帝下旨一杯毒酒了结了她的性命,只是她临死之前那抹笑容怎么看怎么诡异。  宫里分位最高的人一个昏厥,两个陷入火海,剩下就是惠妃分位最高,她惊慌失措的带着人赶到柔福宫。  “皇上怎么会突然彻查起我来?难不成明远大师说了什么?”柳湘雅的脑袋转的飞快,很快就想到了缘由。  半夜里,柔福宫突然的大火惊醒了沉睡的宫人,特别是太后得知皇帝竟然夜宿柔福宫时,更是喷了一口血,陷入了昏厥。  “是啊,我怎么忘了她呢?”柳湘雅一脸的恨意,双眸充血,恨恨道:“如果不是她,我何至于会落到如此地步?”  “主子,其实咱们一开始就错了,皇后娘娘如此高端的手段都隐瞒不了皇上,彻查就出来了,主子,您说咱们这回能逃过吗?”  在柳湘雅死去的那天晚上,柔福宫突然起了大火。  而柳微容只会更加的贵不可言。  而柳微容只会更加的贵不可言。  皇帝下旨一杯毒酒了结了她的性命,只是她临死之前那抹笑容怎么看怎么诡异。  不过,她还是有些不死心,颤声问道,“碧水,你说皇上真的会将所有的事情查出来吗?”  想到自己做过的事一旦暴露出来,等待她的只有死路一条,她不甘心,她真的不甘心。  半夜里,柔福宫突然的大火惊醒了沉睡的宫人,特别是太后得知皇帝竟然夜宿柔福宫时,更是喷了一口血,陷入了昏厥。  半夜里,柔福宫突然的大火惊醒了沉睡的宫人,特别是太后得知皇帝竟然夜宿柔福宫时,更是喷了一口血,陷入了昏厥。  “皇上怎么会突然彻查起我来?难不成明远大师说了什么?”柳湘雅的脑袋转的飞快,很快就想到了缘由。  宫里分位最高的人一个昏厥,两个陷入火海,剩下就是惠妃分位最高,她惊慌失措的带着人赶到柔福宫。  而柳微容只会更加的贵不可言。  想到自己做过的事一旦暴露出来,等待她的只有死路一条,她不甘心,她真的不甘心。  半夜里,柔福宫突然的大火惊醒了沉睡的宫人,特别是太后得知皇帝竟然夜宿柔福宫时,更是喷了一口血,陷入了昏厥。  半夜里,柔福宫突然的大火惊醒了沉睡的宫人,特别是太后得知皇帝竟然夜宿柔福宫时,更是喷了一口血,陷入了昏厥。  “皇上怎么会突然彻查起我来?难不成明远大师说了什么?”柳湘雅的脑袋转的飞快,很快就想到了缘由。  果然,才过了三天,柳湘雅的所作所为暴露了出来,后宫一片哗然,还传到了前朝大臣的耳中,柳之浩更是气得差点没病倒。  “是啊,我怎么忘了她呢?”柳湘雅一脸的恨意,双眸充血,恨恨道:“如果不是她,我何至于会落到如此地步?”  皇帝下旨一杯毒酒了结了她的性命,只是她临死之前那抹笑容怎么看怎么诡异。快排枪消声器  碧水苦笑的说道。  “是啊,我怎么忘了她呢?”柳湘雅一脸的恨意,双眸充血,恨恨道:“如果不是她,我何至于会落到如此地步?”  不过,她还是有些不死心,颤声问道,“碧水,你说皇上真的会将所有的事情查出来吗?”  果然,才过了三天,柳湘雅的所作所为暴露了出来,后宫一片哗然,还传到了前朝大臣的耳中,柳之浩更是气得差点没病倒。  在柳湘雅死去的那天晚上,柔福宫突然起了大火。  事到如今,她可以选择吗?答案是很显而易见的,所以……  果然,才过了三天,柳湘雅的所作所为暴露了出来,后宫一片哗然,还传到了前朝大臣的耳中,柳之浩更是气得差点没病倒。  “皇上怎么会突然彻查起我来?难不成明远大师说了什么?”柳湘雅的脑袋转的飞快,很快就想到了缘由。  宫里分位最高的人一个昏厥,两个陷入火海,剩下就是惠妃分位最高,她惊慌失措的带着人赶到柔福宫。  在柳湘雅死去的那天晚上,柔福宫突然起了大火。  在柳湘雅死去的那天晚上,柔福宫突然起了大火。  “应该是这样,主子之前不是让人跟小李子公公透露过命格吗?而且这回三小姐也去了……”  不过,她还是有些不死心,颤声问道,“碧水,你说皇上真的会将所有的事情查出来吗?”  “是啊,我怎么忘了她呢?”柳湘雅一脸的恨意,双眸充血,恨恨道:“如果不是她,我何至于会落到如此地步?”  事到如今,她可以选择吗?答案是很显而易见的,所以……  太后本来就是瘫痪之身,这回更是一病不起。  “皇上怎么会突然彻查起我来?难不成明远大师说了什么?”柳湘雅的脑袋转的飞快,很快就想到了缘由。  在柳湘雅死去的那天晚上,柔福宫突然起了大火。  太后本来就是瘫痪之身,这回更是一病不起。  不过,她还是有些不死心,颤声问道,“碧水,你说皇上真的会将所有的事情查出来吗?”  不过,她还是有些不死心,颤声问道,“碧水,你说皇上真的会将所有的事情查出来吗?”  ☆、第84章  太后本来就是瘫痪之身,这回更是一病不起。  皇帝下旨一杯毒酒了结了她的性命,只是她临死之前那抹笑容怎么看怎么诡异。  而柳微容只会更加的贵不可言。  “主子,其实咱们一开始就错了,皇后娘娘如此高端的手段都隐瞒不了皇上,彻查就出来了,主子,您说咱们这回能逃过吗?”  也许过不了两天,等待她的将是一杯毒酒。  ☆、第84章  ☆、第84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