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代购认准:Airsoft GunQQ:419 545 666██████当面验货,满意付款,绝无定金!】██████5KU,6mm Solution,9.11 Tactical,9mm Tactical gear perfection,A&K,A+Studio,APS,AABB,AGM,AIP,Andax Works,Angry Gun,Apple Airsoft,ARES,ARMY,Army Force,Asia Electric Guns,AY,BATTLEAXE,BELL,BELLIVLLE,beta Project,BIG DRAGON,BISON,Both Elephant,BOYI,BSA,BUILDING FIRE,CAA Tactical Airsof,Classic Army,CM Battery,Combat Force,Cool,Core,Cyber gun,CYMA,D-BOYS,Double Eagle,DYTAC,Eagle Force, eAiming, EC, Echo1, ELEMENT, Emerson, ENERGY, EXCEL, F.M.A, FAB DEFENSE, Falcon, Fat Man Airsoft F.M.A., FE, FEI TENG, FEI XIANG, Fidragon, FireFox, FISHERMEN, FLAME, FLYYE,FORRAN, FOX, FYLAN, G&D, G&G, G&P,Galaxy,GANZO, GAS, GHK, Gold Arrows, Golden ball, Golden Eagle, GS, GUARDER, GUN, H.K, HK3 , HK3P , Hakkotsu, Hellfire, HERO ARMS, Hexagon Production, HFC, HUANGYE, Imax, INFANTRY, JING GONG, JM, JX, K-Cube, KAI SHENG, KH, King Arms, KJ Works, KMS, KPX, KS, KSC, KWA, KWC, KWG, L&H, LinkMan,LONEX, LS Taiwan, MADBULL,MAG magazine, MAGNUM, Magpul PTS, MARUSHIN, Maruzen, MAXON, MC-TECH, Mechanix Wear, Meister, MILSPEX, Mosquito Molds, MYSTERY, MYT, Nicker, NOB,Omega, Oracom, Original S.W.A.T., PANTHER, PDI, Phoenix, ProBiker, QIAO WEI, Rainier Arms, RBOZB GEAR, Red Fire, Refine Museum Piece, Royal, S&T, S-THUNDER, SAMURAI, SAPH, Scorpion, Seals, SEIKO, SHI, SHOOTER, SHUANGBAO, SIIS, Silverback, Site-Lite Laser, SKYMA,Snow Wolf,SOCOM GEAR, Spartan Doctrine,SPIDE HEAVY INDUSTRES, SRC, STAR, Stark Arms, Stbaos, STTI Taiwan, SUPER POWER, SWAT, SY, Tanaka Works, TangoDown, TASCO, TERCEL, TMC, Tokyo Marui, TOP, TOUBO, Toy-jet, U.S. Army, UFC, UltraForce, Ultralast, Umarex, VEGA,VF, VFC,VIGOR,VINBO VB, WarBear, WE, We Watch, WEIBAO WB, Well, WESTERN ARMS, Wii, WinGun WG,X.Power, Xcortech, Z-Tactical, ZC LEOPARD, Zeon Gun, Zeta-Lab

  ……  如此,她还有机会让楚云洲重新接受她。  直到三杯下肚,眼看着佟子贡为晏鸿煊又斟满了第四杯,就在晏鸿煊准备端起酒杯之时,楚雨凉不客气的将酒杯夺了,重重的往自己身前一放。  楚雨凉揉额,并用手掌将他俊脸推开,嫌弃的道,“离我远点,臭死人了。”  酒楼内  直到三杯下肚,眼看着佟子贡为晏鸿煊又斟满了第四杯,就在晏鸿煊准备端起酒杯之时,楚雨凉不客气的将酒杯夺了,重重的往自己身前一放。  晏鸿煊绯红的薄唇微微一抽,突然低头靠近她的耳畔,“可是担心本王不胜酒力?”  ……  楚雨凉紧挨着晏鸿煊落座,无语的看着两个男人端着酒杯对饮。  酒楼内  被他休了又如何,她肚子里有他的孩子,她在楚家的日子也不会太难过。  想要平安无事的活在楚家,那就必须想办法把孩子的事遮掩起来,打掉孩子的动静太大,尽管身边有可信的丫鬟,可她不敢轻易冒险。孩子不能打掉,那就只能生下来。  晏鸿煊绯红的薄唇微微一抽,突然低头靠近她的耳畔,“可是担心本王不胜酒力?”  她现在就得想办法和楚云洲同房……  晏鸿煊蹙眉,不解的望着她。  想要平安无事的活在楚家,那就必须想办法把孩子的事遮掩起来,打掉孩子的动静太大,尽管身边有可信的丫鬟,可她不敢轻易冒险。孩子不能打掉,那就只能生下来。  想要平安无事的活在楚家,那就必须想办法把孩子的事遮掩起来,打掉孩子的动静太大,尽管身边有可信的丫鬟,可她不敢轻易冒险。孩子不能打掉,那就只能生下来。  直到三杯下肚,眼看着佟子贡为晏鸿煊又斟满了第四杯,就在晏鸿煊准备端起酒杯之时,楚雨凉不客气的将酒杯夺了,重重的往自己身前一放。  直到三杯下肚,眼看着佟子贡为晏鸿煊又斟满了第四杯,就在晏鸿煊准备端起酒杯之时,楚雨凉不客气的将酒杯夺了,重重的往自己身前一放。  想要平安无事的活在楚家,那就必须想办法把孩子的事遮掩起来,打掉孩子的动静太大,尽管身边有可信的丫鬟,可她不敢轻易冒险。孩子不能打掉,那就只能生下来。  如此,她还有机会让楚云洲重新接受她。  晏鸿煊蹙眉,不解的望着她。  晏鸿煊绯红的薄唇微微一抽,突然低头靠近她的耳畔,“可是担心本王不胜酒力?”  就必须要别人知道这个孩子是楚云洲的!  晏鸿煊蹙眉,不解的望着她。  直到三杯下肚,眼看着佟子贡为晏鸿煊又斟满了第四杯,就在晏鸿煊准备端起酒杯之时,楚雨凉不客气的将酒杯夺了,重重的往自己身前一放。  她现在就得想办法和楚云洲同房……  被他休了又如何,她肚子里有他的孩子,她在楚家的日子也不会太难过。  楚雨凉拉长了脸,瞪他,“酒有什么好喝的,喝得一身都是臭味,你难受不难受?”  如此,她还有机会让楚云洲重新接受她。  要把孩子生下来……  因为这个孩子的到来,让她一时间把被休的事放在了脑后,尽管被楚云洲休弃让她受辱,可是比起休书,此刻肚子里的孩子明显就更为要紧。她的委屈、她的未来,她的涵儿和香儿绝对不会对她置之不顾,她的娘家也不会弃她不管,她有这个自信。可是她肚子里的孩子却不能见光,否则那才是真正的完了。  她现在就得想办法和楚云洲同房……快排精准多少米  ……  她现在就得想办法和楚云洲同房……  晏鸿煊蹙眉,不解的望着她。  对!就要这样!  晏鸿煊绯红的薄唇微微一抽,突然低头靠近她的耳畔,“可是担心本王不胜酒力?”  酒楼内  楚雨凉拉长了脸,瞪他,“酒有什么好喝的,喝得一身都是臭味,你难受不难受?”  晏鸿煊绯红的薄唇微微一抽,突然低头靠近她的耳畔,“可是担心本王不胜酒力?”  孩子是楚云洲的……孩子是楚云洲的……  对!就要这样!  楚雨凉紧挨着晏鸿煊落座,无语的看着两个男人端着酒杯对饮。  她现在就得想办法和楚云洲同房……  想到什么,韩娇突然一震,那双因哭泣而红肿的美目中布满了算计。  直到三杯下肚,眼看着佟子贡为晏鸿煊又斟满了第四杯,就在晏鸿煊准备端起酒杯之时,楚雨凉不客气的将酒杯夺了,重重的往自己身前一放。  如此,她还有机会让楚云洲重新接受她。  楚雨凉紧挨着晏鸿煊落座,无语的看着两个男人端着酒杯对饮。  因为这个孩子的到来,让她一时间把被休的事放在了脑后,尽管被楚云洲休弃让她受辱,可是比起休书,此刻肚子里的孩子明显就更为要紧。她的委屈、她的未来,她的涵儿和香儿绝对不会对她置之不顾,她的娘家也不会弃她不管,她有这个自信。可是她肚子里的孩子却不能见光,否则那才是真正的完了。  想到什么,韩娇突然一震,那双因哭泣而红肿的美目中布满了算计。  ……  要把孩子生下来……  孩子是楚云洲的……孩子是楚云洲的……  ……  晏鸿煊绯红的薄唇微微一抽,突然低头靠近她的耳畔,“可是担心本王不胜酒力?”  她现在就得想办法和楚云洲同房……  如此,她还有机会让楚云洲重新接受她。  直到三杯下肚,眼看着佟子贡为晏鸿煊又斟满了第四杯,就在晏鸿煊准备端起酒杯之时,楚雨凉不客气的将酒杯夺了,重重的往自己身前一放。  想到什么,韩娇突然一震,那双因哭泣而红肿的美目中布满了算计。  酒楼内  她现在就得想办法和楚云洲同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