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代购认准:Airsoft GunQQ:419 545 666██████当面验货,满意付款,绝无定金!】██████5KU,6mm Solution,9.11 Tactical,9mm Tactical gear perfection,A&K,A+Studio,APS,AABB,AGM,AIP,Andax Works,Angry Gun,Apple Airsoft,ARES,ARMY,Army Force,Asia Electric Guns,AY,BATTLEAXE,BELL,BELLIVLLE,beta Project,BIG DRAGON,BISON,Both Elephant,BOYI,BSA,BUILDING FIRE,CAA Tactical Airsof,Classic Army,CM Battery,Combat Force,Cool,Core,Cyber gun,CYMA,D-BOYS,Double Eagle,DYTAC,Eagle Force, eAiming, EC, Echo1, ELEMENT, Emerson, ENERGY, EXCEL, F.M.A, FAB DEFENSE, Falcon, Fat Man Airsoft F.M.A., FE, FEI TENG, FEI XIANG, Fidragon, FireFox, FISHERMEN, FLAME, FLYYE,FORRAN, FOX, FYLAN, G&D, G&G, G&P,Galaxy,GANZO, GAS, GHK, Gold Arrows, Golden ball, Golden Eagle, GS, GUARDER, GUN, H.K, HK3 , HK3P , Hakkotsu, Hellfire, HERO ARMS, Hexagon Production, HFC, HUANGYE, Imax, INFANTRY, JING GONG, JM, JX, K-Cube, KAI SHENG, KH, King Arms, KJ Works, KMS, KPX, KS, KSC, KWA, KWC, KWG, L&H, LinkMan,LONEX, LS Taiwan, MADBULL,MAG magazine, MAGNUM, Magpul PTS, MARUSHIN, Maruzen, MAXON, MC-TECH, Mechanix Wear, Meister, MILSPEX, Mosquito Molds, MYSTERY, MYT, Nicker, NOB,Omega, Oracom, Original S.W.A.T., PANTHER, PDI, Phoenix, ProBiker, QIAO WEI, Rainier Arms, RBOZB GEAR, Red Fire, Refine Museum Piece, Royal, S&T, S-THUNDER, SAMURAI, SAPH, Scorpion, Seals, SEIKO, SHI, SHOOTER, SHUANGBAO, SIIS, Silverback, Site-Lite Laser, SKYMA,Snow Wolf,SOCOM GEAR, Spartan Doctrine,SPIDE HEAVY INDUSTRES, SRC, STAR, Stark Arms, Stbaos, STTI Taiwan, SUPER POWER, SWAT, SY, Tanaka Works, TangoDown, TASCO, TERCEL, TMC, Tokyo Marui, TOP, TOUBO, Toy-jet, U.S. Army, UFC, UltraForce, Ultralast, Umarex, VEGA,VF, VFC,VIGOR,VINBO VB, WarBear, WE, We Watch, WEIBAO WB, Well, WESTERN ARMS, Wii, WinGun WG,X.Power, Xcortech, Z-Tactical, ZC LEOPARD, Zeon Gun, Zeta-Lab

  回想初来那时,她在这里举目无亲,不仅遭‘家里人’排挤、陷害,甚至还到走投无路的地步。但随着时间流走,她在这里可信赖、可依赖的人越来越多,这个家少了某些人的心机逐渐变得越来越温馨……  这里,对曾经的原身来说,或许是地狱般的感觉,但对她来说,这里才是她的家,不知道从何时起,她对这里的排斥渐渐的少了,更多是对这里的留恋和不舍。  ……  太子府  “知道了,我马上就好。”仰着头狠狠的吸了一口气,她走到屋子中央再次认真看了一眼屋里的陈设,然后才转身走出了房门。  今日过后,她还能再回到这里吗?  “大小姐,老爷已经准备妥当。”见她出来,张海恭敬的说道。  周围古色古香的气息,明明她只在这里住了一年,可比起在二十一世纪的那个小窝,这里的一切给她的记忆更加深刻。短短的时间,她的身和心似乎都同这里的一切融合在了一起,想到有可能会失去这里的一切,很少伤感的她都忍不住伤感起来。  “太子殿下,妾身就一个问题想问,我们王爷现在在何处?”她问得很直接,没有丝毫客气和讨好。  “大小姐,老爷已经准备妥当。”见她出来,张海恭敬的说道。  “大小姐,老爷已经准备妥当。”见她出来,张海恭敬的说道。  天不亮楚雨凉就起了床,这几日她都这样,仿佛回到当初一样老是失眠。晏鸿煊给她的安神药她也不敢用,就怕自己睡过头万一突发意外会坏了事。早早的收拾妥当、用了早膳,她就一直在房里发呆。  “大小姐,老爷已经准备妥当。”见她出来,张海恭敬的说道。  “知道了,我马上就好。”仰着头狠狠的吸了一口气,她走到屋子中央再次认真看了一眼屋里的陈设,然后才转身走出了房门。  “知道了,我马上就好。”仰着头狠狠的吸了一口气,她走到屋子中央再次认真看了一眼屋里的陈设,然后才转身走出了房门。  ……  今日过后,她还能再回到这里吗?  “太子殿下,妾身就一个问题想问,我们王爷现在在何处?”她问得很直接,没有丝毫客气和讨好。  “知道了,我马上就好。”仰着头狠狠的吸了一口气,她走到屋子中央再次认真看了一眼屋里的陈设,然后才转身走出了房门。  丫鬟奉上了香茶,楚雨凉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随即看向主位上姿态冷傲的男人。  晏子斌勾着冷硬的薄唇,睨了她一眼后随即将眸光投向楚云洲,微挑下颚,“楚大人,可是想好了?”  这里,对曾经的原身来说,或许是地狱般的感觉,但对她来说,这里才是她的家,不知道从何时起,她对这里的排斥渐渐的少了,更多是对这里的留恋和不舍。  “大小姐,老爷已经准备妥当。”见她出来,张海恭敬的说道。  “王妃,张管事来了。”不知道呆坐了多久,门外传来岳嬷嬷的声音,楚雨凉这才回神。  晏子斌勾着冷硬的薄唇,睨了她一眼后随即将眸光投向楚云洲,微挑下颚,“楚大人,可是想好了?”  丫鬟奉上了香茶,楚雨凉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随即看向主位上姿态冷傲的男人。  回想初来那时,她在这里举目无亲,不仅遭‘家里人’排挤、陷害,甚至还到走投无路的地步。但随着时间流走,她在这里可信赖、可依赖的人越来越多,这个家少了某些人的心机逐渐变得越来越温馨……  周围古色古香的气息,明明她只在这里住了一年,可比起在二十一世纪的那个小窝,这里的一切给她的记忆更加深刻。短短的时间,她的身和心似乎都同这里的一切融合在了一起,想到有可能会失去这里的一切,很少伤感的她都忍不住伤感起来。  “太子殿下,妾身就一个问题想问,我们王爷现在在何处?”她问得很直接,没有丝毫客气和讨好。  “大小姐,老爷已经准备妥当。”见她出来,张海恭敬的说道。  周围古色古香的气息,明明她只在这里住了一年,可比起在二十一世纪的那个小窝,这里的一切给她的记忆更加深刻。短短的时间,她的身和心似乎都同这里的一切融合在了一起,想到有可能会失去这里的一切,很少伤感的她都忍不住伤感起来。小黑豹弩的瞄准镜  ……  “太子殿下,妾身就一个问题想问,我们王爷现在在何处?”她问得很直接,没有丝毫客气和讨好。  回想初来那时,她在这里举目无亲,不仅遭‘家里人’排挤、陷害,甚至还到走投无路的地步。但随着时间流走,她在这里可信赖、可依赖的人越来越多,这个家少了某些人的心机逐渐变得越来越温馨……  楚云洲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太子殿下,还请先告知贤王下落。在不确定他安然无恙之前,老夫不会答应太子任何事。”  ……  回想初来那时,她在这里举目无亲,不仅遭‘家里人’排挤、陷害,甚至还到走投无路的地步。但随着时间流走,她在这里可信赖、可依赖的人越来越多,这个家少了某些人的心机逐渐变得越来越温馨……  楚云洲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太子殿下,还请先告知贤王下落。在不确定他安然无恙之前,老夫不会答应太子任何事。”  回想初来那时,她在这里举目无亲,不仅遭‘家里人’排挤、陷害,甚至还到走投无路的地步。但随着时间流走,她在这里可信赖、可依赖的人越来越多,这个家少了某些人的心机逐渐变得越来越温馨……  “太子殿下,妾身就一个问题想问,我们王爷现在在何处?”她问得很直接,没有丝毫客气和讨好。  “嗯,走吧。”楚雨凉点头,最先朝主院走去。  “太子殿下,妾身就一个问题想问,我们王爷现在在何处?”她问得很直接,没有丝毫客气和讨好。  “王妃,张管事来了。”不知道呆坐了多久,门外传来岳嬷嬷的声音,楚雨凉这才回神。  这里,对曾经的原身来说,或许是地狱般的感觉,但对她来说,这里才是她的家,不知道从何时起,她对这里的排斥渐渐的少了,更多是对这里的留恋和不舍。  ……  “大小姐,老爷已经准备妥当。”见她出来,张海恭敬的说道。  丫鬟奉上了香茶,楚雨凉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随即看向主位上姿态冷傲的男人。  回想初来那时,她在这里举目无亲,不仅遭‘家里人’排挤、陷害,甚至还到走投无路的地步。但随着时间流走,她在这里可信赖、可依赖的人越来越多,这个家少了某些人的心机逐渐变得越来越温馨……  “大小姐,老爷已经准备妥当。”见她出来,张海恭敬的说道。  温馨到让她割舍不下。  楚云洲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太子殿下,还请先告知贤王下落。在不确定他安然无恙之前,老夫不会答应太子任何事。”  楚云洲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太子殿下,还请先告知贤王下落。在不确定他安然无恙之前,老夫不会答应太子任何事。”  听说父女俩已经到了,晏子斌很客气的将父女俩请进了大厅。  “王妃,张管事来了。”不知道呆坐了多久,门外传来岳嬷嬷的声音,楚雨凉这才回神。  听说父女俩已经到了,晏子斌很客气的将父女俩请进了大厅。

© 简易手枪制作 | Powered by Airsoft G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