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代购认准:Airsoft GunQQ:419 545 666██████当面验货,满意付款,绝无定金!】██████5KU,6mm Solution,9.11 Tactical,9mm Tactical gear perfection,A&K,A+Studio,APS,AABB,AGM,AIP,Andax Works,Angry Gun,Apple Airsoft,ARES,ARMY,Army Force,Asia Electric Guns,AY,BATTLEAXE,BELL,BELLIVLLE,beta Project,BIG DRAGON,BISON,Both Elephant,BOYI,BSA,BUILDING FIRE,CAA Tactical Airsof,Classic Army,CM Battery,Combat Force,Cool,Core,Cyber gun,CYMA,D-BOYS,Double Eagle,DYTAC,Eagle Force, eAiming, EC, Echo1, ELEMENT, Emerson, ENERGY, EXCEL, F.M.A, FAB DEFENSE, Falcon, Fat Man Airsoft F.M.A., FE, FEI TENG, FEI XIANG, Fidragon, FireFox, FISHERMEN, FLAME, FLYYE,FORRAN, FOX, FYLAN, G&D, G&G, G&P,Galaxy,GANZO, GAS, GHK, Gold Arrows, Golden ball, Golden Eagle, GS, GUARDER, GUN, H.K, HK3 , HK3P , Hakkotsu, Hellfire, HERO ARMS, Hexagon Production, HFC, HUANGYE, Imax, INFANTRY, JING GONG, JM, JX, K-Cube, KAI SHENG, KH, King Arms, KJ Works, KMS, KPX, KS, KSC, KWA, KWC, KWG, L&H, LinkMan,LONEX, LS Taiwan, MADBULL,MAG magazine, MAGNUM, Magpul PTS, MARUSHIN, Maruzen, MAXON, MC-TECH, Mechanix Wear, Meister, MILSPEX, Mosquito Molds, MYSTERY, MYT, Nicker, NOB,Omega, Oracom, Original S.W.A.T., PANTHER, PDI, Phoenix, ProBiker, QIAO WEI, Rainier Arms, RBOZB GEAR, Red Fire, Refine Museum Piece, Royal, S&T, S-THUNDER, SAMURAI, SAPH, Scorpion, Seals, SEIKO, SHI, SHOOTER, SHUANGBAO, SIIS, Silverback, Site-Lite Laser, SKYMA,Snow Wolf,SOCOM GEAR, Spartan Doctrine,SPIDE HEAVY INDUSTRES, SRC, STAR, Stark Arms, Stbaos, STTI Taiwan, SUPER POWER, SWAT, SY, Tanaka Works, TangoDown, TASCO, TERCEL, TMC, Tokyo Marui, TOP, TOUBO, Toy-jet, U.S. Army, UFC, UltraForce, Ultralast, Umarex, VEGA,VF, VFC,VIGOR,VINBO VB, WarBear, WE, We Watch, WEIBAO WB, Well, WESTERN ARMS, Wii, WinGun WG,X.Power, Xcortech, Z-Tactical, ZC LEOPARD, Zeon Gun, Zeta-Lab

  团团才一岁啊,一岁。  “是,父,皇!”团团听到父皇和自己说话,高兴的应了一声。  可是团团才满周岁,能听得懂吗?  抓周礼其实就是讨个吉利,抓到什么不,就看他对皇长子的态度如何。  这不是虐待婴儿吗?  团团才一岁啊,一岁。  难道因为灵泉喝多了,团团灵智早开?  柳微容不得不承认她嫉妒了,皇帝到底对团团说了什么,怎么团团那么喜欢他?  柳微容闻言如当头棒喝,是啊,她一心不想团团太过出色,可是作为一个皇长子,你出色不出色,将来一定会挡了某些人的路。  “抓周礼过后,曜儿就满一岁了,也会说话了,朕打算让人教导曜儿识字。”慕容澈瞅着正玩着他袖子的团团,突然开口道。  这不是虐待婴儿吗?  “是,父,皇!”团团听到父皇和自己说话,高兴的应了一声。  这不是虐待婴儿吗?  可是团团才满周岁,能听得懂吗?  “是,父,皇!”团团听到父皇和自己说话,高兴的应了一声。  尽管这个儿子时不时气气她,她就尽力为他争取一下。  “你能明白就好。”慕容澈微微点头。  什么?识字?  这不是虐待婴儿吗?  作为一个健康的皇长子,总是被人惦记的。  “不过,曜儿很聪明。”慕容澈想起之前半夜教导他的时候,团团学什么都很快,对这个儿子的期待就更高了。  尽管这个儿子时不时气气她,她就尽力为他争取一下。  可是团团才满周岁,能听得懂吗?  “你能明白就好。”慕容澈微微点头。  抓周礼其实就是讨个吉利,抓到什么不,就看他对皇长子的态度如何。  “你能明白就好。”慕容澈微微点头。  “是,父,皇!”团团听到父皇和自己说话,高兴的应了一声。  “是不是,曜儿?”慕容澈低声问着坐下他大腿上的团团。  “是不是,曜儿?”慕容澈低声问着坐下他大腿上的团团。  “是,父,皇!”团团听到父皇和自己说话,高兴的应了一声。  尽管这个儿子时不时气气她,她就尽力为他争取一下。  柳微容不得不承认她嫉妒了,皇帝到底对团团说了什么,怎么团团那么喜欢他?  “皇上说的是,是嫔妾太过着相了。”减震吹论坛狩猎  难道因为灵泉喝多了,团团灵智早开?  什么?识字?  柳微容闻言如当头棒喝,是啊,她一心不想团团太过出色,可是作为一个皇长子,你出色不出色,将来一定会挡了某些人的路。  柳微容不得不承认她嫉妒了,皇帝到底对团团说了什么,怎么团团那么喜欢他?  团团才一岁啊,一岁。  作为一个健康的皇长子,总是被人惦记的。  “不行,太迟了,朕两岁就开始识字了。”皇家的孩子都是这个时候受教育了。  柳微容不得不承认她嫉妒了,皇帝到底对团团说了什么,怎么团团那么喜欢他?  “不过,曜儿很聪明。”慕容澈想起之前半夜教导他的时候,团团学什么都很快,对这个儿子的期待就更高了。  柳微容闻言如当头棒喝,是啊,她一心不想团团太过出色,可是作为一个皇长子,你出色不出色,将来一定会挡了某些人的路。  抓周礼其实就是讨个吉利,抓到什么不,就看他对皇长子的态度如何。  可是团团才满周岁,能听得懂吗?  柳微容闻言如当头棒喝,是啊,她一心不想团团太过出色,可是作为一个皇长子,你出色不出色,将来一定会挡了某些人的路。  这不是虐待婴儿吗?  她真的弄不懂慕容澈的意思,每次都将她推到风口浪尖,这次又将宝宝推上去。  尽管这个儿子时不时气气她,她就尽力为他争取一下。  作为一个健康的皇长子,总是被人惦记的。  可是团团才满周岁,能听得懂吗?  “是不是,曜儿?”慕容澈低声问着坐下他大腿上的团团。  “皇上,团团还太小,等团团三岁再学行不行?”柳微容心疼儿子,觉得还是让团团长大些再说。  作为一个健康的皇长子,总是被人惦记的。  团团才一岁啊,一岁。  她真的弄不懂慕容澈的意思,每次都将她推到风口浪尖,这次又将宝宝推上去。  “不行,太迟了,朕两岁就开始识字了。”皇家的孩子都是这个时候受教育了。  “皇上说的是,是嫔妾太过着相了。”  柳微容闻言如当头棒喝,是啊,她一心不想团团太过出色,可是作为一个皇长子,你出色不出色,将来一定会挡了某些人的路。  抓周礼其实就是讨个吉利,抓到什么不,就看他对皇长子的态度如何。  柳微容不得不承认她嫉妒了,皇帝到底对团团说了什么,怎么团团那么喜欢他?  尽管这个儿子时不时气气她,她就尽力为他争取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