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代购认准:Airsoft GunQQ:419 545 666██████当面验货,满意付款,绝无定金!】██████5KU,6mm Solution,9.11 Tactical,9mm Tactical gear perfection,A&K,A+Studio,APS,AABB,AGM,AIP,Andax Works,Angry Gun,Apple Airsoft,ARES,ARMY,Army Force,Asia Electric Guns,AY,BATTLEAXE,BELL,BELLIVLLE,beta Project,BIG DRAGON,BISON,Both Elephant,BOYI,BSA,BUILDING FIRE,CAA Tactical Airsof,Classic Army,CM Battery,Combat Force,Cool,Core,Cyber gun,CYMA,D-BOYS,Double Eagle,DYTAC,Eagle Force, eAiming, EC, Echo1, ELEMENT, Emerson, ENERGY, EXCEL, F.M.A, FAB DEFENSE, Falcon, Fat Man Airsoft F.M.A., FE, FEI TENG, FEI XIANG, Fidragon, FireFox, FISHERMEN, FLAME, FLYYE,FORRAN, FOX, FYLAN, G&D, G&G, G&P,Galaxy,GANZO, GAS, GHK, Gold Arrows, Golden ball, Golden Eagle, GS, GUARDER, GUN, H.K, HK3 , HK3P , Hakkotsu, Hellfire, HERO ARMS, Hexagon Production, HFC, HUANGYE, Imax, INFANTRY, JING GONG, JM, JX, K-Cube, KAI SHENG, KH, King Arms, KJ Works, KMS, KPX, KS, KSC, KWA, KWC, KWG, L&H, LinkMan,LONEX, LS Taiwan, MADBULL,MAG magazine, MAGNUM, Magpul PTS, MARUSHIN, Maruzen, MAXON, MC-TECH, Mechanix Wear, Meister, MILSPEX, Mosquito Molds, MYSTERY, MYT, Nicker, NOB,Omega, Oracom, Original S.W.A.T., PANTHER, PDI, Phoenix, ProBiker, QIAO WEI, Rainier Arms, RBOZB GEAR, Red Fire, Refine Museum Piece, Royal, S&T, S-THUNDER, SAMURAI, SAPH, Scorpion, Seals, SEIKO, SHI, SHOOTER, SHUANGBAO, SIIS, Silverback, Site-Lite Laser, SKYMA,Snow Wolf,SOCOM GEAR, Spartan Doctrine,SPIDE HEAVY INDUSTRES, SRC, STAR, Stark Arms, Stbaos, STTI Taiwan, SUPER POWER, SWAT, SY, Tanaka Works, TangoDown, TASCO, TERCEL, TMC, Tokyo Marui, TOP, TOUBO, Toy-jet, U.S. Army, UFC, UltraForce, Ultralast, Umarex, VEGA,VF, VFC,VIGOR,VINBO VB, WarBear, WE, We Watch, WEIBAO WB, Well, WESTERN ARMS, Wii, WinGun WG,X.Power, Xcortech, Z-Tactical, ZC LEOPARD, Zeon Gun, Zeta-Lab

  皇兄能从众多皇子中杀出一条血路,问鼎帝位,岂会那么容易葬身火海。  一身王爷服饰的淮阳王咳了一声,嗓音懒洋洋的。  方太师见淮阳王那一派一直阻饶着,眼中凶光一闪,冷冷道。  他也太小看皇兄了。  他们都是些老油条,两方都不加入。  方太师见淮阳王那一派一直阻饶着,眼中凶光一闪,冷冷道。  方太师见淮阳王那一派一直阻饶着,眼中凶光一闪,冷冷道。  方太师嚣张大笑,睨了眼病怏怏的淮阳王一眼,冷笑道:“淮阳王还是回府好好养好自个儿的身子吧,朝中的政事就不劳你费心了。”  可是看朝堂上的情况越演越烈,他的心越来越沉。  柳之浩从早上到现在一直失魂落魄,她不相信自己的三女儿就这么没了。  “既然太师如此说了,本王就先行告退了。”说完,在宫人的搀扶下离开议事厅。  他也太小看皇兄了。  以方太师为首的一派,似乎没彻查纵火真凶的意思。  看来方家是真的要覆灭了。  议事厅上,百官议论纷纷。  “看来太师大人早了决定,虽然皇上生死未卜,但本王只是给太师一句忠告,三思而后行。”  他们认为皇帝不可能从火海逃生,理应快点选新帝即位,作为皇帝目前唯一的皇子慕容安,是最佳即位人选。  还有一派是中立派。  朝中重臣都知道了皇帝和德妃,以及两位小皇子,一位小公主目前在火海的包围中,怕是凶多吉少了。  他们认为皇帝不可能从火海逃生,理应快点选新帝即位,作为皇帝目前唯一的皇子慕容安,是最佳即位人选。  看来方家是真的要覆灭了。  议事厅上,百官议论纷纷。  以方太师为首的一派,似乎没彻查纵火真凶的意思。  方太师见淮阳王那一派一直阻饶着,眼中凶光一闪,冷冷道。  一身王爷服饰的淮阳王咳了一声,嗓音懒洋洋的。  他们都是些老油条,两方都不加入。  “淮阳王,老夫不想和你多说,反正你同意也罢,不同意也罢,老夫已经决定了立二皇子为新帝。”  “淮阳王,老夫不想和你多说,反正你同意也罢,不同意也罢,老夫已经决定了立二皇子为新帝。”  “看来太师大人早了决定,虽然皇上生死未卜,但本王只是给太师一句忠告,三思而后行。”  淮阳王早有耳闻方太师的嚣张,如今看来,确实嚣张,这大火还未灭,皇上还生死未知,就迫不及待的立新帝,把持朝政大权。  还有一派是中立派。  他们认为皇帝不可能从火海逃生,理应快点选新帝即位,作为皇帝目前唯一的皇子慕容安,是最佳即位人选。  “既然太师如此说了,本王就先行告退了。”说完,在宫人的搀扶下离开议事厅。中握秃鹰缺点  还有一派是中立派。  以淮阳王为首的保皇派则不赞同,认为大火虽然没有扑灭,但不排除皇上还生还的可能,还力主查出纵火真凶。  淮阳王淡淡一笑,也没说什么,保皇一派的人虽然不足以和太师的势力抗衡,可是也不小了。  朝中重臣都知道了皇帝和德妃,以及两位小皇子,一位小公主目前在火海的包围中,怕是凶多吉少了。  他们都是些老油条,两方都不加入。  淮阳王淡淡一笑,也没说什么,保皇一派的人虽然不足以和太师的势力抗衡,可是也不小了。  议事厅上,百官议论纷纷。  “淮阳王,老夫不想和你多说,反正你同意也罢,不同意也罢,老夫已经决定了立二皇子为新帝。”  “淮阳王,老夫不想和你多说,反正你同意也罢,不同意也罢,老夫已经决定了立二皇子为新帝。”  淮阳王淡淡一笑,也没说什么,保皇一派的人虽然不足以和太师的势力抗衡,可是也不小了。  议事厅上,百官议论纷纷。  淮阳王早有耳闻方太师的嚣张,如今看来,确实嚣张,这大火还未灭,皇上还生死未知,就迫不及待的立新帝,把持朝政大权。  他也太小看皇兄了。  “淮阳王,老夫不想和你多说,反正你同意也罢,不同意也罢,老夫已经决定了立二皇子为新帝。”  “淮阳王,老夫不想和你多说,反正你同意也罢,不同意也罢,老夫已经决定了立二皇子为新帝。”  他们都是些老油条,两方都不加入。  淮阳王早有耳闻方太师的嚣张,如今看来,确实嚣张,这大火还未灭,皇上还生死未知,就迫不及待的立新帝,把持朝政大权。  看来方家是真的要覆灭了。  朝中重臣都知道了皇帝和德妃,以及两位小皇子,一位小公主目前在火海的包围中,怕是凶多吉少了。  皇兄能从众多皇子中杀出一条血路,问鼎帝位,岂会那么容易葬身火海。  他也太小看皇兄了。  柳之浩从早上到现在一直失魂落魄,她不相信自己的三女儿就这么没了。  方太师嚣张大笑,睨了眼病怏怏的淮阳王一眼,冷笑道:“淮阳王还是回府好好养好自个儿的身子吧,朝中的政事就不劳你费心了。”  柳之浩从早上到现在一直失魂落魄,她不相信自己的三女儿就这么没了。  议事厅上,百官议论纷纷。  淮阳王淡淡一笑,也没说什么,保皇一派的人虽然不足以和太师的势力抗衡,可是也不小了。  朝中重臣都知道了皇帝和德妃,以及两位小皇子,一位小公主目前在火海的包围中,怕是凶多吉少了。  “淮阳王,老夫不想和你多说,反正你同意也罢,不同意也罢,老夫已经决定了立二皇子为新帝。”  以方太师为首的一派,似乎没彻查纵火真凶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