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代购认准:Airsoft GunQQ:419 545 666██████当面验货,满意付款,绝无定金!】██████5KU,6mm Solution,9.11 Tactical,9mm Tactical gear perfection,A&K,A+Studio,APS,AABB,AGM,AIP,Andax Works,Angry Gun,Apple Airsoft,ARES,ARMY,Army Force,Asia Electric Guns,AY,BATTLEAXE,BELL,BELLIVLLE,beta Project,BIG DRAGON,BISON,Both Elephant,BOYI,BSA,BUILDING FIRE,CAA Tactical Airsof,Classic Army,CM Battery,Combat Force,Cool,Core,Cyber gun,CYMA,D-BOYS,Double Eagle,DYTAC,Eagle Force, eAiming, EC, Echo1, ELEMENT, Emerson, ENERGY, EXCEL, F.M.A, FAB DEFENSE, Falcon, Fat Man Airsoft F.M.A., FE, FEI TENG, FEI XIANG, Fidragon, FireFox, FISHERMEN, FLAME, FLYYE,FORRAN, FOX, FYLAN, G&D, G&G, G&P,Galaxy,GANZO, GAS, GHK, Gold Arrows, Golden ball, Golden Eagle, GS, GUARDER, GUN, H.K, HK3 , HK3P , Hakkotsu, Hellfire, HERO ARMS, Hexagon Production, HFC, HUANGYE, Imax, INFANTRY, JING GONG, JM, JX, K-Cube, KAI SHENG, KH, King Arms, KJ Works, KMS, KPX, KS, KSC, KWA, KWC, KWG, L&H, LinkMan,LONEX, LS Taiwan, MADBULL,MAG magazine, MAGNUM, Magpul PTS, MARUSHIN, Maruzen, MAXON, MC-TECH, Mechanix Wear, Meister, MILSPEX, Mosquito Molds, MYSTERY, MYT, Nicker, NOB,Omega, Oracom, Original S.W.A.T., PANTHER, PDI, Phoenix, ProBiker, QIAO WEI, Rainier Arms, RBOZB GEAR, Red Fire, Refine Museum Piece, Royal, S&T, S-THUNDER, SAMURAI, SAPH, Scorpion, Seals, SEIKO, SHI, SHOOTER, SHUANGBAO, SIIS, Silverback, Site-Lite Laser, SKYMA,Snow Wolf,SOCOM GEAR, Spartan Doctrine,SPIDE HEAVY INDUSTRES, SRC, STAR, Stark Arms, Stbaos, STTI Taiwan, SUPER POWER, SWAT, SY, Tanaka Works, TangoDown, TASCO, TERCEL, TMC, Tokyo Marui, TOP, TOUBO, Toy-jet, U.S. Army, UFC, UltraForce, Ultralast, Umarex, VEGA,VF, VFC,VIGOR,VINBO VB, WarBear, WE, We Watch, WEIBAO WB, Well, WESTERN ARMS, Wii, WinGun WG,X.Power, Xcortech, Z-Tactical, ZC LEOPARD, Zeon Gun, Zeta-Lab

  “快、快抓住她——”一女子跑到侍卫跟前指责楚菱香命令起来。眼看着楚菱香正朝她疯狂的冲过来,举着得手明显是对着她的,她‘啊’的一声尖叫,赶紧往院子外跑去。  整个院子,突然间就跟闹鬼一样,尖叫声此起彼伏,一声大过一声。  偏偏,偌大的太子府里,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为她说话,哪怕只是一个可怜她的目光都没有……  再这般下去,她活着还有何意义?  看着用大刀把自己包围起来的侍卫,楚菱香丢了手中的秽物,突然朝地上瘫坐下去,又止不住大哭起来。  ……  就连把守在此的侍卫们都有些惊呆了,他们受到指令可以放人进来探望这个被打入冷院的侧妃,但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  偏偏,偌大的太子府里,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为她说话,哪怕只是一个可怜她的目光都没有……  整个院子,突然间就跟闹鬼一样,尖叫声此起彼伏,一声大过一声。  这一个个女人都跟疯子一样,这是要做何?  很快,所有前来的女人都跑走了。  都是太子府的女人,哪个不爱美的?眼看着楚菱香跟疯了一样拿那些臭烘烘的饭菜砸她们,一个个像是被厉鬼追赶一样疯逃。  对于楚菱香这边的事,元雪琪很清楚,每日什么人去看过楚菱香,身边的大丫环都会向她禀报。  偏偏,偌大的太子府里,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为她说话,哪怕只是一个可怜她的目光都没有……  ……  对于楚菱香这边的事,元雪琪很清楚,每日什么人去看过楚菱香,身边的大丫环都会向她禀报。  就连把守在此的侍卫们都有些惊呆了,他们受到指令可以放人进来探望这个被打入冷院的侧妃,但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  这一个个女人都跟疯子一样,这是要做何?  偏偏,偌大的太子府里,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为她说话,哪怕只是一个可怜她的目光都没有……  她不甘心!不甘心——  都是太子府的女人,哪个不爱美的?眼看着楚菱香跟疯了一样拿那些臭烘烘的饭菜砸她们,一个个像是被厉鬼追赶一样疯逃。  偏偏,偌大的太子府里,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为她说话,哪怕只是一个可怜她的目光都没有……  ……  对于楚菱香这边的事,元雪琪很清楚,每日什么人去看过楚菱香,身边的大丫环都会向她禀报。  对于楚菱香这边的事,元雪琪很清楚,每日什么人去看过楚菱香,身边的大丫环都会向她禀报。  听说楚菱香发疯追人之事,元雪琪淡然的听完,并没有任何反应。  她不过就是被楚家逐出来了,这些人就肆意的欺负、侮辱她……  偏偏,偌大的太子府里,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为她说话,哪怕只是一个可怜她的目光都没有……  看着用大刀把自己包围起来的侍卫,楚菱香丢了手中的秽物,突然朝地上瘫坐下去,又止不住大哭起来。  这一个个女人都跟疯子一样,这是要做何?  都是太子府的女人,哪个不爱美的?眼看着楚菱香跟疯了一样拿那些臭烘烘的饭菜砸她们,一个个像是被厉鬼追赶一样疯逃。  再这般下去,她活着还有何意义?  她不甘心!不甘心——板球座子套件  凭什么她要受他们的欺凌侮辱?  “啊——”其他女人见状,各个都跟着尖叫起来,并快速的跑出去。  偏偏,偌大的太子府里,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为她说话,哪怕只是一个可怜她的目光都没有……  ……  活活被人逼死,这种耻辱就算是做了鬼她也会不瞑目的!  偏偏,偌大的太子府里,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为她说话,哪怕只是一个可怜她的目光都没有……  “你们这些贱人,给我滚——”看着她们逃,怒火中烧的楚菱香又抓起两把馊饭菜跟着追了出去。  “啊——”其他女人见状,各个都跟着尖叫起来,并快速的跑出去。  “啊——”其他女人见状,各个都跟着尖叫起来,并快速的跑出去。  活活被人逼死,这种耻辱就算是做了鬼她也会不瞑目的!  对于楚菱香这边的事,元雪琪很清楚,每日什么人去看过楚菱香,身边的大丫环都会向她禀报。  听说楚菱香发疯追人之事,元雪琪淡然的听完,并没有任何反应。  “快、快抓住她——”一女子跑到侍卫跟前指责楚菱香命令起来。眼看着楚菱香正朝她疯狂的冲过来,举着得手明显是对着她的,她‘啊’的一声尖叫,赶紧往院子外跑去。  这一个个女人都跟疯子一样,这是要做何?  ……  “啊——”其他女人见状,各个都跟着尖叫起来,并快速的跑出去。  凭什么她要受他们的欺凌侮辱?  听说楚菱香发疯追人之事,元雪琪淡然的听完,并没有任何反应。  活活被人逼死,这种耻辱就算是做了鬼她也会不瞑目的!  整个院子,突然间就跟闹鬼一样,尖叫声此起彼伏,一声大过一声。  看着用大刀把自己包围起来的侍卫,楚菱香丢了手中的秽物,突然朝地上瘫坐下去,又止不住大哭起来。  活活被人逼死,这种耻辱就算是做了鬼她也会不瞑目的!  “啊——”其他女人见状,各个都跟着尖叫起来,并快速的跑出去。  都是太子府的女人,哪个不爱美的?眼看着楚菱香跟疯了一样拿那些臭烘烘的饭菜砸她们,一个个像是被厉鬼追赶一样疯逃。  很快,所有前来的女人都跑走了。  凭什么她要去,而那些人却好好的活着?  对于楚菱香这边的事,元雪琪很清楚,每日什么人去看过楚菱香,身边的大丫环都会向她禀报。  再这般下去,她活着还有何意义?  她不过就是被楚家逐出来了,这些人就肆意的欺负、侮辱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