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代购认准:Airsoft GunQQ:419 545 666██████当面验货,满意付款,绝无定金!】██████5KU,6mm Solution,9.11 Tactical,9mm Tactical gear perfection,A&K,A+Studio,APS,AABB,AGM,AIP,Andax Works,Angry Gun,Apple Airsoft,ARES,ARMY,Army Force,Asia Electric Guns,AY,BATTLEAXE,BELL,BELLIVLLE,beta Project,BIG DRAGON,BISON,Both Elephant,BOYI,BSA,BUILDING FIRE,CAA Tactical Airsof,Classic Army,CM Battery,Combat Force,Cool,Core,Cyber gun,CYMA,D-BOYS,Double Eagle,DYTAC,Eagle Force, eAiming, EC, Echo1, ELEMENT, Emerson, ENERGY, EXCEL, F.M.A, FAB DEFENSE, Falcon, Fat Man Airsoft F.M.A., FE, FEI TENG, FEI XIANG, Fidragon, FireFox, FISHERMEN, FLAME, FLYYE,FORRAN, FOX, FYLAN, G&D, G&G, G&P,Galaxy,GANZO, GAS, GHK, Gold Arrows, Golden ball, Golden Eagle, GS, GUARDER, GUN, H.K, HK3 , HK3P , Hakkotsu, Hellfire, HERO ARMS, Hexagon Production, HFC, HUANGYE, Imax, INFANTRY, JING GONG, JM, JX, K-Cube, KAI SHENG, KH, King Arms, KJ Works, KMS, KPX, KS, KSC, KWA, KWC, KWG, L&H, LinkMan,LONEX, LS Taiwan, MADBULL,MAG magazine, MAGNUM, Magpul PTS, MARUSHIN, Maruzen, MAXON, MC-TECH, Mechanix Wear, Meister, MILSPEX, Mosquito Molds, MYSTERY, MYT, Nicker, NOB,Omega, Oracom, Original S.W.A.T., PANTHER, PDI, Phoenix, ProBiker, QIAO WEI, Rainier Arms, RBOZB GEAR, Red Fire, Refine Museum Piece, Royal, S&T, S-THUNDER, SAMURAI, SAPH, Scorpion, Seals, SEIKO, SHI, SHOOTER, SHUANGBAO, SIIS, Silverback, Site-Lite Laser, SKYMA,Snow Wolf,SOCOM GEAR, Spartan Doctrine,SPIDE HEAVY INDUSTRES, SRC, STAR, Stark Arms, Stbaos, STTI Taiwan, SUPER POWER, SWAT, SY, Tanaka Works, TangoDown, TASCO, TERCEL, TMC, Tokyo Marui, TOP, TOUBO, Toy-jet, U.S. Army, UFC, UltraForce, Ultralast, Umarex, VEGA,VF, VFC,VIGOR,VINBO VB, WarBear, WE, We Watch, WEIBAO WB, Well, WESTERN ARMS, Wii, WinGun WG,X.Power, Xcortech, Z-Tactical, ZC LEOPARD, Zeon Gun, Zeta-Lab

  “父皇,娘“亲,弟弟什么出来陪曜儿玩?”团团的小身子挤了过来,眨着黑葡萄似的眼睛问道。  柳微容一怔,“皇上,这回地龙翻身很严重吗?”  “那么久啊!”团团嘟着小嘴。  儿子是祸害别人的闺女,闺女是被别人的儿子祸害。  和她这里的水果一样。  儿子是祸害别人的闺女,闺女是被别人的儿子祸害。  那些汤不知德嫔加了什么,每次喝完身上的疲累都会一扫而空。  “再给朕生一个白胖胖的皇子吧!”他的子嗣实在稀少,如今得知了自己的感情之后,他更希望德嫔能给他多生几个皇子。  “那么久啊!”团团嘟着小嘴。  “那么久啊!”团团嘟着小嘴。  和她这里的水果一样。  和她这里的水果一样。  和她这里的水果一样。  幸好每天给他喝灵泉,不然怎么熬得过来?  柳微容一怔,“皇上,这回地龙翻身很严重吗?”  顿了顿,他又加了一句:“这几天辛苦你了,炖的汤很好喝!”  儿子是祸害别人的闺女,闺女是被别人的儿子祸害。  柳微容无语,皇帝够狡诈的,这样让团团多学习一些东西,可怜的团团,才一岁半就学那么多东西。  “皇上,您今天怎么有空过来?忙完了吗?”柳微容注意到他俊脸上的疲累之色,不由得出声问道。  所以她还是想生个皇子的。  “皇上,您今天怎么有空过来?忙完了吗?”柳微容注意到他俊脸上的疲累之色,不由得出声问道。  顿了顿,他又加了一句:“这几天辛苦你了,炖的汤很好喝!”  “皇上,您今天怎么有空过来?忙完了吗?”柳微容注意到他俊脸上的疲累之色,不由得出声问道。  顿了顿,他又加了一句:“这几天辛苦你了,炖的汤很好喝!”  “皇上,这不是嫔妾能决定的。”柳微容很纠结。  “那么久啊!”团团嘟着小嘴。  “那么久啊!”团团嘟着小嘴。  儿子是祸害别人的闺女,闺女是被别人的儿子祸害。  “再给朕生一个白胖胖的皇子吧!”他的子嗣实在稀少,如今得知了自己的感情之后,他更希望德嫔能给他多生几个皇子。  柳微容一怔,“皇上,这回地龙翻身很严重吗?”  团团双眸一亮,点头应下来了,然后乖巧的窝在柳微容身边吃水果。  “再给朕生一个白胖胖的皇子吧!”他的子嗣实在稀少,如今得知了自己的感情之后,他更希望德嫔能给他多生几个皇子。  “曜儿可以每天给弟弟念,到时候弟弟出来了,肯定会听曜儿的话,不过前提是曜儿要会读很多很多的,不然弟弟会听腻的!”外国气步枪  皇帝伸手轻抚下她头上的绷带,低声道:“这些天朕太忙了,都没时间过来,正好今天太医给你诊脉,朕就过来了。”  “那么久啊!”团团嘟着小嘴。  慕容澈挑眉,心思一动,嘴角微微勾起。  不过生孩子这事很难说。  “皇上,您今天怎么有空过来?忙完了吗?”柳微容注意到他俊脸上的疲累之色,不由得出声问道。  幸好每天给他喝灵泉,不然怎么熬得过来?  幸好每天给他喝灵泉,不然怎么熬得过来?  慕容澈挑眉,心思一动,嘴角微微勾起。  所以她还是想生个皇子的。  皇帝伸手轻抚下她头上的绷带,低声道:“这些天朕太忙了,都没时间过来,正好今天太医给你诊脉,朕就过来了。”  她也想生个皇子来着,怎么说皇子总比公主来的幸福。  慕容澈挑眉,心思一动,嘴角微微勾起。  柳微容无语,皇帝够狡诈的,这样让团团多学习一些东西,可怜的团团,才一岁半就学那么多东西。  幸好每天给他喝灵泉,不然怎么熬得过来?  顿了顿,他又加了一句:“这几天辛苦你了,炖的汤很好喝!”  “那么久啊!”团团嘟着小嘴。  皇帝伸手轻抚下她头上的绷带,低声道:“这些天朕太忙了,都没时间过来,正好今天太医给你诊脉,朕就过来了。”  幸好每天给他喝灵泉,不然怎么熬得过来?  “那么久啊!”团团嘟着小嘴。  所以她还是想生个皇子的。  儿子是祸害别人的闺女,闺女是被别人的儿子祸害。  “皇上,这不是嫔妾能决定的。”柳微容很纠结。  “皇上,您今天怎么有空过来?忙完了吗?”柳微容注意到他俊脸上的疲累之色,不由得出声问道。  团团双眸一亮,点头应下来了,然后乖巧的窝在柳微容身边吃水果。  她也想生个皇子来着,怎么说皇子总比公主来的幸福。  “父皇,娘“亲,弟弟什么出来陪曜儿玩?”团团的小身子挤了过来,眨着黑葡萄似的眼睛问道。  慕容澈挑眉,心思一动,嘴角微微勾起。  “曜儿可以每天给弟弟念,到时候弟弟出来了,肯定会听曜儿的话,不过前提是曜儿要会读很多很多的,不然弟弟会听腻的!”  皇帝伸手轻抚下她头上的绷带,低声道:“这些天朕太忙了,都没时间过来,正好今天太医给你诊脉,朕就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