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代购认准:Airsoft GunQQ:419 545 666██████当面验货,满意付款,绝无定金!】██████5KU,6mm Solution,9.11 Tactical,9mm Tactical gear perfection,A&K,A+Studio,APS,AABB,AGM,AIP,Andax Works,Angry Gun,Apple Airsoft,ARES,ARMY,Army Force,Asia Electric Guns,AY,BATTLEAXE,BELL,BELLIVLLE,beta Project,BIG DRAGON,BISON,Both Elephant,BOYI,BSA,BUILDING FIRE,CAA Tactical Airsof,Classic Army,CM Battery,Combat Force,Cool,Core,Cyber gun,CYMA,D-BOYS,Double Eagle,DYTAC,Eagle Force, eAiming, EC, Echo1, ELEMENT, Emerson, ENERGY, EXCEL, F.M.A, FAB DEFENSE, Falcon, Fat Man Airsoft F.M.A., FE, FEI TENG, FEI XIANG, Fidragon, FireFox, FISHERMEN, FLAME, FLYYE,FORRAN, FOX, FYLAN, G&D, G&G, G&P,Galaxy,GANZO, GAS, GHK, Gold Arrows, Golden ball, Golden Eagle, GS, GUARDER, GUN, H.K, HK3 , HK3P , Hakkotsu, Hellfire, HERO ARMS, Hexagon Production, HFC, HUANGYE, Imax, INFANTRY, JING GONG, JM, JX, K-Cube, KAI SHENG, KH, King Arms, KJ Works, KMS, KPX, KS, KSC, KWA, KWC, KWG, L&H, LinkMan,LONEX, LS Taiwan, MADBULL,MAG magazine, MAGNUM, Magpul PTS, MARUSHIN, Maruzen, MAXON, MC-TECH, Mechanix Wear, Meister, MILSPEX, Mosquito Molds, MYSTERY, MYT, Nicker, NOB,Omega, Oracom, Original S.W.A.T., PANTHER, PDI, Phoenix, ProBiker, QIAO WEI, Rainier Arms, RBOZB GEAR, Red Fire, Refine Museum Piece, Royal, S&T, S-THUNDER, SAMURAI, SAPH, Scorpion, Seals, SEIKO, SHI, SHOOTER, SHUANGBAO, SIIS, Silverback, Site-Lite Laser, SKYMA,Snow Wolf,SOCOM GEAR, Spartan Doctrine,SPIDE HEAVY INDUSTRES, SRC, STAR, Stark Arms, Stbaos, STTI Taiwan, SUPER POWER, SWAT, SY, Tanaka Works, TangoDown, TASCO, TERCEL, TMC, Tokyo Marui, TOP, TOUBO, Toy-jet, U.S. Army, UFC, UltraForce, Ultralast, Umarex, VEGA,VF, VFC,VIGOR,VINBO VB, WarBear, WE, We Watch, WEIBAO WB, Well, WESTERN ARMS, Wii, WinGun WG,X.Power, Xcortech, Z-Tactical, ZC LEOPARD, Zeon Gun, Zeta-Lab

  柳老爷低头看着自己的三女儿柳微容,感觉女儿的手心一片冰凉,想到她前两天不小心溺水,倒是心疼起来。  不由得对张氏说的话起了疑心。  院子外面的丫鬟婆子是柳府大夫人的心腹,得知老爷到来,不想让老爷见到柳微容,便告诉老爷,大小姐不在屋里,在夫人那。  ☆、第5章来而不往非礼也  微容?柳微容?  “微容给父亲请安……”柳微容赶紧上前行礼。  “微容给父亲请安……”柳微容赶紧上前行礼。  “恩,起来吧,身子好些了没?”柳老爷上前将她扶起来,关心的问了一句。  微容?柳微容?  瞟到柳老爷眼底的心疼之色,柳微容敛下眉眼,抽回手,为柳老爷倒了一杯茶,然后自然而然的坐到他身边,乖巧的笑着道:“父亲,这是刚泡好的英山云雾,您润润喉。”  不过柳老爷却打算进屋等柳湘雅回来。  他的三女儿?  瞟到柳老爷眼底的心疼之色,柳微容敛下眉眼,抽回手,为柳老爷倒了一杯茶,然后自然而然的坐到他身边,乖巧的笑着道:“父亲,这是刚泡好的英山云雾,您润润喉。”  柳老爷先是一怔,继而想起了这个夫人口中十分胆小又平庸的女儿,在前两天不小心溺水,这儿看着已经大好了,不过她怎么在湘雅的屋子里?  不由得对张氏说的话起了疑心。  心中一喜,真是瞌睡了送枕头。  婆子无奈,只好带着柳老爷带着小厮和一个嬷嬷进屋,一进屋,刚好柳微容在沏茶,见到陌生的中年男子入内,先是一惊,不过却在看到婆子恭敬的态度,以及丫鬟婆子们恭敬的请安声,便知这中年男子是她的便宜父亲。  心中一喜,真是瞌睡了送枕头。  瞟到柳老爷眼底的心疼之色,柳微容敛下眉眼,抽回手,为柳老爷倒了一杯茶,然后自然而然的坐到他身边,乖巧的笑着道:“父亲,这是刚泡好的英山云雾,您润润喉。”  正好错过了柳老爷回来的时间。  一旁的婆子见老爷脸上闪过一抹深思,不由得急了。  ☆、第5章来而不往非礼也  他的三女儿?  ☆、第5章来而不往非礼也  微容?柳微容?  不过柳老爷却打算进屋等柳湘雅回来。  柳老爷先是一怔,继而想起了这个夫人口中十分胆小又平庸的女儿,在前两天不小心溺水,这儿看着已经大好了,不过她怎么在湘雅的屋子里?  柳老爷低头看着自己的三女儿柳微容,感觉女儿的手心一片冰凉,想到她前两天不小心溺水,倒是心疼起来。  不过柳老爷却打算进屋等柳湘雅回来。  “恩,起来吧,身子好些了没?”柳老爷上前将她扶起来,关心的问了一句。  柳老爷低头看着自己的三女儿柳微容,感觉女儿的手心一片冰凉,想到她前两天不小心溺水,倒是心疼起来。  微容?柳微容?  院子外面的丫鬟婆子是柳府大夫人的心腹,得知老爷到来,不想让老爷见到柳微容,便告诉老爷,大小姐不在屋里,在夫人那。小黑豹弓弩打鸟行不行  一旁的婆子见老爷脸上闪过一抹深思,不由得急了。  对于女儿的关心,柳老爷很是受用,觉得这个女儿并不像张氏说的胆小害羞,仔细端详她的容貌,很像当初的赵氏,清雅秀丽,加上这淡淡的慵懒气质和谈吐,怎么看都不像平庸的样子。  他的三女儿?  “已经大好了,多谢父亲关心!”柳微容抬头,表现出激动的神色。  一旁的婆子见老爷脸上闪过一抹深思,不由得急了。  他的三女儿?  不过柳老爷却打算进屋等柳湘雅回来。  这才刚到柳湘雅的院子就见到了柳府老爷。  他的三女儿?  他的三女儿?  院子外面的丫鬟婆子是柳府大夫人的心腹,得知老爷到来,不想让老爷见到柳微容,便告诉老爷,大小姐不在屋里,在夫人那。  柳老爷先是一怔,继而想起了这个夫人口中十分胆小又平庸的女儿,在前两天不小心溺水,这儿看着已经大好了,不过她怎么在湘雅的屋子里?  柳老爷低头看着自己的三女儿柳微容,感觉女儿的手心一片冰凉,想到她前两天不小心溺水,倒是心疼起来。  瞟到柳老爷眼底的心疼之色,柳微容敛下眉眼,抽回手,为柳老爷倒了一杯茶,然后自然而然的坐到他身边,乖巧的笑着道:“父亲,这是刚泡好的英山云雾,您润润喉。”  那头,柳府老爷刚好从外面回来,正带着奴才和一个眼生的嬷嬷朝柳湘雅的院子走来。  柳老爷先是一怔,继而想起了这个夫人口中十分胆小又平庸的女儿,在前两天不小心溺水,这儿看着已经大好了,不过她怎么在湘雅的屋子里?  婆子无奈,只好带着柳老爷带着小厮和一个嬷嬷进屋,一进屋,刚好柳微容在沏茶,见到陌生的中年男子入内,先是一惊,不过却在看到婆子恭敬的态度,以及丫鬟婆子们恭敬的请安声,便知这中年男子是她的便宜父亲。  不过柳老爷却打算进屋等柳湘雅回来。  实则不着痕迹的打量这具身体的便宜父亲,三十多岁的样子,模样成熟英俊,略微有些严肃,一身青缎长衫穿在身上,腰横玉带,倒是有些气势。  “微容给父亲请安……”柳微容赶紧上前行礼。  瞟到柳老爷眼底的心疼之色,柳微容敛下眉眼,抽回手,为柳老爷倒了一杯茶,然后自然而然的坐到他身边,乖巧的笑着道:“父亲,这是刚泡好的英山云雾,您润润喉。”  ☆、第5章来而不往非礼也  ☆、第5章来而不往非礼也  “已经大好了,多谢父亲关心!”柳微容抬头,表现出激动的神色。  这才刚到柳湘雅的院子就见到了柳府老爷。  正好错过了柳老爷回来的时间。  对于女儿的关心,柳老爷很是受用,觉得这个女儿并不像张氏说的胆小害羞,仔细端详她的容貌,很像当初的赵氏,清雅秀丽,加上这淡淡的慵懒气质和谈吐,怎么看都不像平庸的样子。  瞟到柳老爷眼底的心疼之色,柳微容敛下眉眼,抽回手,为柳老爷倒了一杯茶,然后自然而然的坐到他身边,乖巧的笑着道:“父亲,这是刚泡好的英山云雾,您润润喉。”  正好错过了柳老爷回来的时间。

© 钢珠气枪气缸 | Powered by Airsoft G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