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代购认准:Airsoft GunQQ:419 545 666██████当面验货,满意付款,绝无定金!】██████5KU,6mm Solution,9.11 Tactical,9mm Tactical gear perfection,A&K,A+Studio,APS,AABB,AGM,AIP,Andax Works,Angry Gun,Apple Airsoft,ARES,ARMY,Army Force,Asia Electric Guns,AY,BATTLEAXE,BELL,BELLIVLLE,beta Project,BIG DRAGON,BISON,Both Elephant,BOYI,BSA,BUILDING FIRE,CAA Tactical Airsof,Classic Army,CM Battery,Combat Force,Cool,Core,Cyber gun,CYMA,D-BOYS,Double Eagle,DYTAC,Eagle Force, eAiming, EC, Echo1, ELEMENT, Emerson, ENERGY, EXCEL, F.M.A, FAB DEFENSE, Falcon, Fat Man Airsoft F.M.A., FE, FEI TENG, FEI XIANG, Fidragon, FireFox, FISHERMEN, FLAME, FLYYE,FORRAN, FOX, FYLAN, G&D, G&G, G&P,Galaxy,GANZO, GAS, GHK, Gold Arrows, Golden ball, Golden Eagle, GS, GUARDER, GUN, H.K, HK3 , HK3P , Hakkotsu, Hellfire, HERO ARMS, Hexagon Production, HFC, HUANGYE, Imax, INFANTRY, JING GONG, JM, JX, K-Cube, KAI SHENG, KH, King Arms, KJ Works, KMS, KPX, KS, KSC, KWA, KWC, KWG, L&H, LinkMan,LONEX, LS Taiwan, MADBULL,MAG magazine, MAGNUM, Magpul PTS, MARUSHIN, Maruzen, MAXON, MC-TECH, Mechanix Wear, Meister, MILSPEX, Mosquito Molds, MYSTERY, MYT, Nicker, NOB,Omega, Oracom, Original S.W.A.T., PANTHER, PDI, Phoenix, ProBiker, QIAO WEI, Rainier Arms, RBOZB GEAR, Red Fire, Refine Museum Piece, Royal, S&T, S-THUNDER, SAMURAI, SAPH, Scorpion, Seals, SEIKO, SHI, SHOOTER, SHUANGBAO, SIIS, Silverback, Site-Lite Laser, SKYMA,Snow Wolf,SOCOM GEAR, Spartan Doctrine,SPIDE HEAVY INDUSTRES, SRC, STAR, Stark Arms, Stbaos, STTI Taiwan, SUPER POWER, SWAT, SY, Tanaka Works, TangoDown, TASCO, TERCEL, TMC, Tokyo Marui, TOP, TOUBO, Toy-jet, U.S. Army, UFC, UltraForce, Ultralast, Umarex, VEGA,VF, VFC,VIGOR,VINBO VB, WarBear, WE, We Watch, WEIBAO WB, Well, WESTERN ARMS, Wii, WinGun WG,X.Power, Xcortech, Z-Tactical, ZC LEOPARD, Zeon Gun, Zeta-Lab

  他也是很小心眼的。  柳微容松了口气,终于进入正题了,刚刚自己那一副谄媚的样子,自己都唾弃自己。  他也是很小心眼的。  哪知慕容澈是在强装镇定,其实心里却被她甜腻发嗲的声音膈应了,手臂都起了一层疙瘩,差点没甩开她的手。  白莲在一旁看着皇上逗弄主子的,偏偏主子还当了真,差点没笑出声。  这可是她用灵泉水泡的茶啊,要不要那么挑?  陈嬷嬷则觉得主子和皇上的相处很自然融洽。  “皇上……”柳微容可怜兮兮的瞅着他,嗲着嗓子又唤了他一声。  白莲在一旁看着皇上逗弄主子的,偏偏主子还当了真,差点没笑出声。  还不错?  他也是很小心眼的。  “可是……”柳微容急了,要是能让皇后送人来,她也不会求到他头上。  “皇上……”柳微容可怜兮兮的瞅着他,嗲着嗓子又唤了他一声。  慕容澈不自觉的抖了抖身子。  立马决定不再逗弄她,听这德贵人甜腻的声音简直是一种折磨。  白莲在一旁看着皇上逗弄主子的,偏偏主子还当了真,差点没笑出声。  哪知慕容澈是在强装镇定,其实心里却被她甜腻发嗲的声音膈应了,手臂都起了一层疙瘩,差点没甩开她的手。  这可是她用灵泉水泡的茶啊,要不要那么挑?  果然,男人都喜欢女人发嗲。  他也是很小心眼的。  陈嬷嬷则觉得主子和皇上的相处很自然融洽。  陈嬷嬷则觉得主子和皇上的相处很自然融洽。  她扯了扯他的袖子,挺着肚子蹭到他身上,摇着他的手臂撒娇道:“皇上,婢妾这里缺了三个二等宫女,您能不能帮婢妾补上?”那甜腻的语气柳微容自己都受不了。  “这事不是皇后管的吗?你让皇后给你送三个过来就行了。”慕容澈决定小小的报复她一下,谁让她将他膈应到了。  白莲在一旁看着皇上逗弄主子的,偏偏主子还当了真,差点没笑出声。  “这事不是皇后管的吗?你让皇后给你送三个过来就行了。”慕容澈决定小小的报复她一下,谁让她将他膈应到了。  还不错?  这可是她用灵泉水泡的茶啊,要不要那么挑?  还不错?  可是看慕容澈却是一脸的享受,心里一阵鄙视。  柳微容暗自咕哝了一句,脸上却挂着谄笑:“皇上喜欢就好!”  慕容澈好整以暇的瞅着她着急却又不知怎么说的模样。  可是看慕容澈却是一脸的享受,心里一阵鄙视。钢珠弩弓  慕容澈不自觉的抖了抖身子。  果然,男人都喜欢女人发嗲。  “可是……”柳微容急了,要是能让皇后送人来,她也不会求到他头上。  立马决定不再逗弄她,听这德贵人甜腻的声音简直是一种折磨。  还不错?  她扯了扯他的袖子,挺着肚子蹭到他身上,摇着他的手臂撒娇道:“皇上,婢妾这里缺了三个二等宫女,您能不能帮婢妾补上?”那甜腻的语气柳微容自己都受不了。  “说吧,什么事?”慕容澈对她这个样子再也看不下去了,放下手中的茶杯,淡淡的问道。  哪知慕容澈是在强装镇定,其实心里却被她甜腻发嗲的声音膈应了,手臂都起了一层疙瘩,差点没甩开她的手。  “说吧,什么事?”慕容澈对她这个样子再也看不下去了,放下手中的茶杯,淡淡的问道。  慕容澈不自觉的抖了抖身子。  “皇上……”柳微容可怜兮兮的瞅着他,嗲着嗓子又唤了他一声。  “皇上……”柳微容可怜兮兮的瞅着他,嗲着嗓子又唤了他一声。  以后有事求他的时候,多向他撒娇发嗲,哼哼!  她扯了扯他的袖子,挺着肚子蹭到他身上,摇着他的手臂撒娇道:“皇上,婢妾这里缺了三个二等宫女,您能不能帮婢妾补上?”那甜腻的语气柳微容自己都受不了。  还不错?  “行了,朕答应你了,明天让小李子送三个宫女过来。”  这可是她用灵泉水泡的茶啊,要不要那么挑?  这可是她用灵泉水泡的茶啊,要不要那么挑?  哪知慕容澈是在强装镇定,其实心里却被她甜腻发嗲的声音膈应了,手臂都起了一层疙瘩,差点没甩开她的手。  这可是她用灵泉水泡的茶啊,要不要那么挑?  柳微容暗自咕哝了一句,脸上却挂着谄笑:“皇上喜欢就好!”  立马决定不再逗弄她,听这德贵人甜腻的声音简直是一种折磨。  这可是她用灵泉水泡的茶啊,要不要那么挑?  “皇上……”柳微容可怜兮兮的瞅着他,嗲着嗓子又唤了他一声。  以后有事求他的时候,多向他撒娇发嗲,哼哼!  “说吧,什么事?”慕容澈对她这个样子再也看不下去了,放下手中的茶杯,淡淡的问道。  这可是她用灵泉水泡的茶啊,要不要那么挑?  可是看慕容澈却是一脸的享受,心里一阵鄙视。  她扯了扯他的袖子,挺着肚子蹭到他身上,摇着他的手臂撒娇道:“皇上,婢妾这里缺了三个二等宫女,您能不能帮婢妾补上?”那甜腻的语气柳微容自己都受不了。

© 山鹰弓弩网 | Powered by Airsoft G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