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代购认准:Airsoft GunQQ:419 545 666██████当面验货,满意付款,绝无定金!】██████5KU,6mm Solution,9.11 Tactical,9mm Tactical gear perfection,A&K,A+Studio,APS,AABB,AGM,AIP,Andax Works,Angry Gun,Apple Airsoft,ARES,ARMY,Army Force,Asia Electric Guns,AY,BATTLEAXE,BELL,BELLIVLLE,beta Project,BIG DRAGON,BISON,Both Elephant,BOYI,BSA,BUILDING FIRE,CAA Tactical Airsof,Classic Army,CM Battery,Combat Force,Cool,Core,Cyber gun,CYMA,D-BOYS,Double Eagle,DYTAC,Eagle Force, eAiming, EC, Echo1, ELEMENT, Emerson, ENERGY, EXCEL, F.M.A, FAB DEFENSE, Falcon, Fat Man Airsoft F.M.A., FE, FEI TENG, FEI XIANG, Fidragon, FireFox, FISHERMEN, FLAME, FLYYE,FORRAN, FOX, FYLAN, G&D, G&G, G&P,Galaxy,GANZO, GAS, GHK, Gold Arrows, Golden ball, Golden Eagle, GS, GUARDER, GUN, H.K, HK3 , HK3P , Hakkotsu, Hellfire, HERO ARMS, Hexagon Production, HFC, HUANGYE, Imax, INFANTRY, JING GONG, JM, JX, K-Cube, KAI SHENG, KH, King Arms, KJ Works, KMS, KPX, KS, KSC, KWA, KWC, KWG, L&H, LinkMan,LONEX, LS Taiwan, MADBULL,MAG magazine, MAGNUM, Magpul PTS, MARUSHIN, Maruzen, MAXON, MC-TECH, Mechanix Wear, Meister, MILSPEX, Mosquito Molds, MYSTERY, MYT, Nicker, NOB,Omega, Oracom, Original S.W.A.T., PANTHER, PDI, Phoenix, ProBiker, QIAO WEI, Rainier Arms, RBOZB GEAR, Red Fire, Refine Museum Piece, Royal, S&T, S-THUNDER, SAMURAI, SAPH, Scorpion, Seals, SEIKO, SHI, SHOOTER, SHUANGBAO, SIIS, Silverback, Site-Lite Laser, SKYMA,Snow Wolf,SOCOM GEAR, Spartan Doctrine,SPIDE HEAVY INDUSTRES, SRC, STAR, Stark Arms, Stbaos, STTI Taiwan, SUPER POWER, SWAT, SY, Tanaka Works, TangoDown, TASCO, TERCEL, TMC, Tokyo Marui, TOP, TOUBO, Toy-jet, U.S. Army, UFC, UltraForce, Ultralast, Umarex, VEGA,VF, VFC,VIGOR,VINBO VB, WarBear, WE, We Watch, WEIBAO WB, Well, WESTERN ARMS, Wii, WinGun WG,X.Power, Xcortech, Z-Tactical, ZC LEOPARD, Zeon Gun, Zeta-Lab

  特别是蛇娃,要不是晏振傲及时拉住他,他早就在大宫女被杀之时跌下去了。  自那次在天牢里被群蛇咬伤后,她就受不了太大的刺激。察觉到她在颤抖,晏欣彤这才想起她的病还未痊愈,于是赶紧将她抱住,不让她看那血腥的一幕。  现在该如何办?  特别是蛇娃,要不是晏振傲及时拉住他,他早就在大宫女被杀之时跌下去了。  看着寿安宫的人各个躺在地上,鲜血染满了一地,她眼中没有丝毫同情,反而带着一丝阴沉的冷笑。这老东西,早就应该将她除掉了!今日她不死,以后她还会想办法对付他们!  “彤儿……”闻着空气里血腥的气息,被晏欣彤抱着的宇文娴清紧紧闭着双眼,身子抖个不停,“怎么办……她死了……”  此刻寝宫里的热闹,那真是龚明没想到的。若是有人此刻仔细看他一眼,定能发现他假面上渗出的细汗。  自那次在天牢里被群蛇咬伤后,她就受不了太大的刺激。察觉到她在颤抖,晏欣彤这才想起她的病还未痊愈,于是赶紧将她抱住,不让她看那血腥的一幕。  “嘘……”晏振傲用食指在嘴上比了比,示意他冷静。其实他并不关心下面的死活问题,注意力大都集中在龙床上。  晏子斌若是知道他睡了宇文娴清,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这个太皇太后是生是死对他来说并不重要,他现在揪心的是他和宇文娴清的事!  这个太皇太后是生是死对他来说并不重要,他现在揪心的是他和宇文娴清的事!  晏子斌若是知道他睡了宇文娴清,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这老东西不是心狠手辣么?她今日就要告诉她,她晏欣彤一样能心狠手辣!  此刻寝宫里的热闹,那真是龚明没想到的。若是有人此刻仔细看他一眼,定能发现他假面上渗出的细汗。  房梁上,看着下方的屠杀场面,两个小屁孩几乎傻了眼。本来晏振傲是打算过来看一看‘晏傅天’的,就想知道这个祖父在此做何。可哪知道居然让他们碰上如此血腥骇人的一幕……  晏子斌若是知道他睡了宇文娴清,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现在该如何办?  对了!听说向旭世子的兵马已经入了城……看来他可以离开了!  对了!听说向旭世子的兵马已经入了城……看来他可以离开了!  看着寿安宫的人各个躺在地上,鲜血染满了一地,她眼中没有丝毫同情,反而带着一丝阴沉的冷笑。这老东西,早就应该将她除掉了!今日她不死,以后她还会想办法对付他们!  现在该如何办?  自那次在天牢里被群蛇咬伤后,她就受不了太大的刺激。察觉到她在颤抖,晏欣彤这才想起她的病还未痊愈,于是赶紧将她抱住,不让她看那血腥的一幕。  在柏君庄时,祖父不是被师公医治好了吗?而且祖父还同他说过话。为何祖父会出现在这里,且有如同死人般一动不动?  晏子斌若是知道他睡了宇文娴清,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现在该如何办?  如今五公主知道了,他要如何解释?  “彤儿……”闻着空气里血腥的气息,被晏欣彤抱着的宇文娴清紧紧闭着双眼,身子抖个不停,“怎么办……她死了……”  看着华太后倒在血泊中,晏欣彤只觉得无比解气,总算把这老东西给除掉了。拍着宇文娴清的后背,她耐着性子安慰道,“母后不要怕,她死了最好。我们若不杀她,她就要对我们不利,这样的人留不得!”钢珠手枪制作原理  特别是蛇娃,要不是晏振傲及时拉住他,他早就在大宫女被杀之时跌下去了。  如今五公主知道了,他要如何解释?  晏子斌若是知道他睡了宇文娴清,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晏子斌若是知道他睡了宇文娴清,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宝儿,你看……”心惊胆颤的看着下方发生的一切,蛇娃动了动嘴型。  特别是蛇娃,要不是晏振傲及时拉住他,他早就在大宫女被杀之时跌下去了。  “彤儿……”闻着空气里血腥的气息,被晏欣彤抱着的宇文娴清紧紧闭着双眼,身子抖个不停,“怎么办……她死了……”  对了!听说向旭世子的兵马已经入了城……看来他可以离开了!  “宝儿,你看……”心惊胆颤的看着下方发生的一切,蛇娃动了动嘴型。  如今五公主知道了,他要如何解释?  此刻寝宫里的热闹,那真是龚明没想到的。若是有人此刻仔细看他一眼,定能发现他假面上渗出的细汗。  这老东西不是心狠手辣么?她今日就要告诉她,她晏欣彤一样能心狠手辣!  “彤儿……”闻着空气里血腥的气息,被晏欣彤抱着的宇文娴清紧紧闭着双眼,身子抖个不停,“怎么办……她死了……”  看着华太后倒在血泊中,晏欣彤只觉得无比解气,总算把这老东西给除掉了。拍着宇文娴清的后背,她耐着性子安慰道,“母后不要怕,她死了最好。我们若不杀她,她就要对我们不利,这样的人留不得!”  对了!听说向旭世子的兵马已经入了城……看来他可以离开了!  如今五公主知道了,他要如何解释?  “嘘……”晏振傲用食指在嘴上比了比,示意他冷静。其实他并不关心下面的死活问题,注意力大都集中在龙床上。  “宝儿,你看……”心惊胆颤的看着下方发生的一切,蛇娃动了动嘴型。  看着华太后倒在血泊中,晏欣彤只觉得无比解气,总算把这老东西给除掉了。拍着宇文娴清的后背,她耐着性子安慰道,“母后不要怕,她死了最好。我们若不杀她,她就要对我们不利,这样的人留不得!”  “彤儿……”闻着空气里血腥的气息,被晏欣彤抱着的宇文娴清紧紧闭着双眼,身子抖个不停,“怎么办……她死了……”  对了!听说向旭世子的兵马已经入了城……看来他可以离开了!  看着华太后倒在血泊中,晏欣彤只觉得无比解气,总算把这老东西给除掉了。拍着宇文娴清的后背,她耐着性子安慰道,“母后不要怕,她死了最好。我们若不杀她,她就要对我们不利,这样的人留不得!”  这老东西不是心狠手辣么?她今日就要告诉她,她晏欣彤一样能心狠手辣!  在柏君庄时,祖父不是被师公医治好了吗?而且祖父还同他说过话。为何祖父会出现在这里,且有如同死人般一动不动?  房梁上,看着下方的屠杀场面,两个小屁孩几乎傻了眼。本来晏振傲是打算过来看一看‘晏傅天’的,就想知道这个祖父在此做何。可哪知道居然让他们碰上如此血腥骇人的一幕……  这老东西不是心狠手辣么?她今日就要告诉她,她晏欣彤一样能心狠手辣!  自那次在天牢里被群蛇咬伤后,她就受不了太大的刺激。察觉到她在颤抖,晏欣彤这才想起她的病还未痊愈,于是赶紧将她抱住,不让她看那血腥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