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代购认准:Airsoft GunQQ:419 545 666██████当面验货,满意付款,绝无定金!】██████5KU,6mm Solution,9.11 Tactical,9mm Tactical gear perfection,A&K,A+Studio,APS,AABB,AGM,AIP,Andax Works,Angry Gun,Apple Airsoft,ARES,ARMY,Army Force,Asia Electric Guns,AY,BATTLEAXE,BELL,BELLIVLLE,beta Project,BIG DRAGON,BISON,Both Elephant,BOYI,BSA,BUILDING FIRE,CAA Tactical Airsof,Classic Army,CM Battery,Combat Force,Cool,Core,Cyber gun,CYMA,D-BOYS,Double Eagle,DYTAC,Eagle Force, eAiming, EC, Echo1, ELEMENT, Emerson, ENERGY, EXCEL, F.M.A, FAB DEFENSE, Falcon, Fat Man Airsoft F.M.A., FE, FEI TENG, FEI XIANG, Fidragon, FireFox, FISHERMEN, FLAME, FLYYE,FORRAN, FOX, FYLAN, G&D, G&G, G&P,Galaxy,GANZO, GAS, GHK, Gold Arrows, Golden ball, Golden Eagle, GS, GUARDER, GUN, H.K, HK3 , HK3P , Hakkotsu, Hellfire, HERO ARMS, Hexagon Production, HFC, HUANGYE, Imax, INFANTRY, JING GONG, JM, JX, K-Cube, KAI SHENG, KH, King Arms, KJ Works, KMS, KPX, KS, KSC, KWA, KWC, KWG, L&H, LinkMan,LONEX, LS Taiwan, MADBULL,MAG magazine, MAGNUM, Magpul PTS, MARUSHIN, Maruzen, MAXON, MC-TECH, Mechanix Wear, Meister, MILSPEX, Mosquito Molds, MYSTERY, MYT, Nicker, NOB,Omega, Oracom, Original S.W.A.T., PANTHER, PDI, Phoenix, ProBiker, QIAO WEI, Rainier Arms, RBOZB GEAR, Red Fire, Refine Museum Piece, Royal, S&T, S-THUNDER, SAMURAI, SAPH, Scorpion, Seals, SEIKO, SHI, SHOOTER, SHUANGBAO, SIIS, Silverback, Site-Lite Laser, SKYMA,Snow Wolf,SOCOM GEAR, Spartan Doctrine,SPIDE HEAVY INDUSTRES, SRC, STAR, Stark Arms, Stbaos, STTI Taiwan, SUPER POWER, SWAT, SY, Tanaka Works, TangoDown, TASCO, TERCEL, TMC, Tokyo Marui, TOP, TOUBO, Toy-jet, U.S. Army, UFC, UltraForce, Ultralast, Umarex, VEGA,VF, VFC,VIGOR,VINBO VB, WarBear, WE, We Watch, WEIBAO WB, Well, WESTERN ARMS, Wii, WinGun WG,X.Power, Xcortech, Z-Tactical, ZC LEOPARD, Zeon Gun, Zeta-Lab

  他还真以为皇上会将此事揭过呢,敢情在这里等着了。  小李子在一旁眼观鼻鼻观心的装着木头人。  白莲和杏儿对陈嬷嬷能留下来也很高兴。  “听说你今晚打算给陈嬷嬷下厨?”慕容澈抿了口杏仁茶,突然状似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  “多谢皇上!”柳微容高兴的谢过慕容澈,很阿莎力的承诺,“以后皇上过来,婢妾都给您炖上一汤!”  白莲和杏儿对陈嬷嬷能留下来也很高兴。  “皇上,婢妾想让陈嬷嬷留下,可以吗?”柳微容就着烛光,瞅着皇帝俊朗的脸,软软的请求道,她打算趁着怀孕的大好时机,将陈嬷嬷留在身边,陈嬷嬷可是个宝啊,有她在身边,她也会安心许多。  当然,每天的灵泉水必不可少。  “就依你!”慕容澈嘴角微勾,眼神闪过一丝柔和,本来就有这个意思,陈嬷嬷经验丰富,是个好人选,便准了。  “多谢皇上!”柳微容高兴的谢过慕容澈,很阿莎力的承诺,“以后皇上过来,婢妾都给您炖上一汤!”  “多谢皇上!”柳微容高兴的谢过慕容澈,很阿莎力的承诺,“以后皇上过来,婢妾都给您炖上一汤!”  她要生一个健康的小包子。  “听说你今晚打算给陈嬷嬷下厨?”慕容澈抿了口杏仁茶,突然状似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  小李子在一旁眼观鼻鼻观心的装着木头人。  她有空间,等肚子大了,每天可以在空间里运动。  暗道:终于来了。  德贵人肯定不是方止盈的对手。  “多谢皇上!”柳微容高兴的谢过慕容澈,很阿莎力的承诺,“以后皇上过来,婢妾都给您炖上一汤!”  陈嬷嬷连忙应下,诊断出德贵人有孕后,她就有了被留下来的心理准备,果然,德主子和皇上都开口了。  “皇上,可以先不告诉太后吗?”柳微容期期艾艾的问道,太后因为香儿冲撞了方止盈的事对她很不喜,这次怀孕她打算能隐瞒多久就多久。  “听说你今晚打算给陈嬷嬷下厨?”慕容澈抿了口杏仁茶,突然状似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  “多谢皇上!”柳微容高兴的谢过慕容澈,很阿莎力的承诺,“以后皇上过来,婢妾都给您炖上一汤!”  暗道:终于来了。  可是若让方贵妃知道了,就难说了。  柳微容欢喜不已,有陈嬷嬷这个经验丰富的人在身边照顾着,不用怕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  “多谢皇上!”柳微容高兴的谢过慕容澈,很阿莎力的承诺,“以后皇上过来,婢妾都给您炖上一汤!”  可是若让方贵妃知道了,就难说了。  “嗯!”慕容澈闻言,唇角翘起。  “嗯?”慕容澈瞅了她半晌,最后还是点了点头,他也知道母后对德贵人有疙瘩,不过她肯定不会对他的孩子下手。  “多谢皇上!”柳微容高兴的谢过慕容澈,很阿莎力的承诺,“以后皇上过来,婢妾都给您炖上一汤!”  陈嬷嬷连忙应下,诊断出德贵人有孕后,她就有了被留下来的心理准备,果然,德主子和皇上都开口了。  她有空间,等肚子大了,每天可以在空间里运动。  可是若让方贵妃知道了,就难说了。10000w的手电  可是若让方贵妃知道了,就难说了。  她要生一个健康的小包子。  “听说你今晚打算给陈嬷嬷下厨?”慕容澈抿了口杏仁茶,突然状似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  柳微容欢喜不已,有陈嬷嬷这个经验丰富的人在身边照顾着,不用怕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  她可不想这样。  “听说你今晚打算给陈嬷嬷下厨?”慕容澈抿了口杏仁茶,突然状似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  她要生一个健康的小包子。  德贵人肯定不是方止盈的对手。  可是若让方贵妃知道了,就难说了。  “多谢皇上!”柳微容高兴的谢过慕容澈,很阿莎力的承诺,“以后皇上过来,婢妾都给您炖上一汤!”  当然,每天的灵泉水必不可少。  她可不想这样。  “就依你!”慕容澈嘴角微勾,眼神闪过一丝柔和,本来就有这个意思,陈嬷嬷经验丰富,是个好人选,便准了。  “陈嬷嬷,以后你就待在德贵人身边吧!”  “听说你今晚打算给陈嬷嬷下厨?”慕容澈抿了口杏仁茶,突然状似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  “听说你今晚打算给陈嬷嬷下厨?”慕容澈抿了口杏仁茶,突然状似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  “皇上,可以先不告诉太后吗?”柳微容期期艾艾的问道,太后因为香儿冲撞了方止盈的事对她很不喜,这次怀孕她打算能隐瞒多久就多久。  柳微容欢喜不已,有陈嬷嬷这个经验丰富的人在身边照顾着,不用怕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  暗道:终于来了。  “听说你今晚打算给陈嬷嬷下厨?”慕容澈抿了口杏仁茶,突然状似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  她有空间,等肚子大了,每天可以在空间里运动。  德贵人肯定不是方止盈的对手。  她有空间,等肚子大了,每天可以在空间里运动。  “就依你!”慕容澈嘴角微勾,眼神闪过一丝柔和,本来就有这个意思,陈嬷嬷经验丰富,是个好人选,便准了。  “多谢皇上!”柳微容高兴的谢过慕容澈,很阿莎力的承诺,“以后皇上过来,婢妾都给您炖上一汤!”  柳微容欢喜不已,有陈嬷嬷这个经验丰富的人在身边照顾着,不用怕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  小李子在一旁眼观鼻鼻观心的装着木头人。  “就依你!”慕容澈嘴角微勾,眼神闪过一丝柔和,本来就有这个意思,陈嬷嬷经验丰富,是个好人选,便准了。  “就依你!”慕容澈嘴角微勾,眼神闪过一丝柔和,本来就有这个意思,陈嬷嬷经验丰富,是个好人选,便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