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代购认准:Airsoft GunQQ:419 545 666██████当面验货,满意付款,绝无定金!】██████5KU,6mm Solution,9.11 Tactical,9mm Tactical gear perfection,A&K,A+Studio,APS,AABB,AGM,AIP,Andax Works,Angry Gun,Apple Airsoft,ARES,ARMY,Army Force,Asia Electric Guns,AY,BATTLEAXE,BELL,BELLIVLLE,beta Project,BIG DRAGON,BISON,Both Elephant,BOYI,BSA,BUILDING FIRE,CAA Tactical Airsof,Classic Army,CM Battery,Combat Force,Cool,Core,Cyber gun,CYMA,D-BOYS,Double Eagle,DYTAC,Eagle Force, eAiming, EC, Echo1, ELEMENT, Emerson, ENERGY, EXCEL, F.M.A, FAB DEFENSE, Falcon, Fat Man Airsoft F.M.A., FE, FEI TENG, FEI XIANG, Fidragon, FireFox, FISHERMEN, FLAME, FLYYE,FORRAN, FOX, FYLAN, G&D, G&G, G&P,Galaxy,GANZO, GAS, GHK, Gold Arrows, Golden ball, Golden Eagle, GS, GUARDER, GUN, H.K, HK3 , HK3P , Hakkotsu, Hellfire, HERO ARMS, Hexagon Production, HFC, HUANGYE, Imax, INFANTRY, JING GONG, JM, JX, K-Cube, KAI SHENG, KH, King Arms, KJ Works, KMS, KPX, KS, KSC, KWA, KWC, KWG, L&H, LinkMan,LONEX, LS Taiwan, MADBULL,MAG magazine, MAGNUM, Magpul PTS, MARUSHIN, Maruzen, MAXON, MC-TECH, Mechanix Wear, Meister, MILSPEX, Mosquito Molds, MYSTERY, MYT, Nicker, NOB,Omega, Oracom, Original S.W.A.T., PANTHER, PDI, Phoenix, ProBiker, QIAO WEI, Rainier Arms, RBOZB GEAR, Red Fire, Refine Museum Piece, Royal, S&T, S-THUNDER, SAMURAI, SAPH, Scorpion, Seals, SEIKO, SHI, SHOOTER, SHUANGBAO, SIIS, Silverback, Site-Lite Laser, SKYMA,Snow Wolf,SOCOM GEAR, Spartan Doctrine,SPIDE HEAVY INDUSTRES, SRC, STAR, Stark Arms, Stbaos, STTI Taiwan, SUPER POWER, SWAT, SY, Tanaka Works, TangoDown, TASCO, TERCEL, TMC, Tokyo Marui, TOP, TOUBO, Toy-jet, U.S. Army, UFC, UltraForce, Ultralast, Umarex, VEGA,VF, VFC,VIGOR,VINBO VB, WarBear, WE, We Watch, WEIBAO WB, Well, WESTERN ARMS, Wii, WinGun WG,X.Power, Xcortech, Z-Tactical, ZC LEOPARD, Zeon Gun, Zeta-Lab

  晏秋翔眯起了眼,背着手的他一身气势盛气凌人,“楚雨凉,别同本王装傻,那些消息可是你散播出去的?”  不管用什么方法,她都不会让楚云洲出事,保住了楚云洲才能保得住自己,没办法,谁让她姓楚来着。  看着他阴鸷的眸光,楚雨凉‘呵呵’一笑,“昭王百忙之中抽空来楚府,恕我愚钝,还真不知道昭王您的来意。”  “楚雨凉,你可知本王的来意?”一见面,晏秋翔就先发质问道。  若是今日他们还不放人,那今晚她势必血洗皇宫,让他们知道关押楚云洲是要受‘天谴’的!  在府里等到快晌午的时候,也没听到任何消息传来,就在她快坐不住时,突然见三德和张海同时匆忙来报,说昭王带着侍卫来了。  “恭迎昭王驾临楚府。”看着一脸戾色的男人,楚雨凉堆着笑,施施然的朝他见了个礼。  晏秋翔眯起了眼,背着手的他一身气势盛气凌人,“楚雨凉,别同本王装傻,那些消息可是你散播出去的?”  ------题外话------  在府里等到快晌午的时候,也没听到任何消息传来,就在她快坐不住时,突然见三德和张海同时匆忙来报,说昭王带着侍卫来了。  这一出事对她来说也算是逼不得已的。这个社会森严的等级制度让她莫可奈何,加之她现在一个人,就算有小南在宫里护住楚云洲,但太子和昭王不放手,也不容易救出楚云洲。  ------题外话------  面对全京城的轰动,楚雨凉对这结果还算满意。整整一晚,她真是一点都没闲着,三句话,她写了上百遍,然后让暗卫在天亮之前贴于百姓的家门口。  楚雨凉眨眼,“什么消息?”  “楚雨凉,你可知本王的来意?”一见面,晏秋翔就先发质问道。  楚雨凉眨眼,“什么消息?”  呜呜呜。没有假期的我表示很苦逼。今天先更五千,明天再万着走。  这一出事对她来说也算是逼不得已的。这个社会森严的等级制度让她莫可奈何,加之她现在一个人,就算有小南在宫里护住楚云洲,但太子和昭王不放手,也不容易救出楚云洲。  “楚雨凉,你可知本王的来意?”一见面,晏秋翔就先发质问道。  一晚上的抄写让楚雨凉手臂酸麻,许是怀孕的缘故,早上的时候她那手臂有些浮肿,甚至匮乏无力。可这个时候她真心管不了太多,疲累是肯定的,但因为神经绷着,她想睡也睡不着。  晏秋翔眯起了眼,背着手的他一身气势盛气凌人,“楚雨凉,别同本王装傻,那些消息可是你散播出去的?”  楚雨凉眨眼,“什么消息?”  这一出事对她来说也算是逼不得已的。这个社会森严的等级制度让她莫可奈何,加之她现在一个人,就算有小南在宫里护住楚云洲,但太子和昭王不放手,也不容易救出楚云洲。  晏秋翔眯起了眼,背着手的他一身气势盛气凌人,“楚雨凉,别同本王装傻,那些消息可是你散播出去的?”  晏秋翔眯起了眼,背着手的他一身气势盛气凌人,“楚雨凉,别同本王装傻,那些消息可是你散播出去的?”  “楚雨凉,你可知本王的来意?”一见面,晏秋翔就先发质问道。  若是今日他们还不放人,那今晚她势必血洗皇宫,让他们知道关押楚云洲是要受‘天谴’的!  “恭迎昭王驾临楚府。”看着一脸戾色的男人,楚雨凉堆着笑,施施然的朝他见了个礼。  他们不是想当皇帝吗?在还没有真正当上皇帝之前就背负着滥杀忠臣的罪名,她就不信那两兄弟屁股还能坐稳。  他们不是想当皇帝吗?在还没有真正当上皇帝之前就背负着滥杀忠臣的罪名,她就不信那两兄弟屁股还能坐稳。54式手枪多少钱  看着他阴鸷的眸光,楚雨凉‘呵呵’一笑,“昭王百忙之中抽空来楚府,恕我愚钝,还真不知道昭王您的来意。”  还不等她走出大厅,晏秋翔的身影就出现在她面前,往日被人称作‘笑面虎’的他今日带着一身凌厉的煞气前来,且身后跟着数十名侍卫,可谓气势逼人。  “恭迎昭王驾临楚府。”看着一脸戾色的男人,楚雨凉堆着笑,施施然的朝他见了个礼。  看着他阴鸷的眸光,楚雨凉‘呵呵’一笑,“昭王百忙之中抽空来楚府,恕我愚钝,还真不知道昭王您的来意。”  “恭迎昭王驾临楚府。”看着一脸戾色的男人,楚雨凉堆着笑,施施然的朝他见了个礼。  看着他阴鸷的眸光,楚雨凉‘呵呵’一笑,“昭王百忙之中抽空来楚府,恕我愚钝,还真不知道昭王您的来意。”  她只能咬牙一搏,借着‘人言可畏’的力量来给宫里那几个人施压。  看着他阴鸷的眸光,楚雨凉‘呵呵’一笑,“昭王百忙之中抽空来楚府,恕我愚钝,还真不知道昭王您的来意。”  他们不是想当皇帝吗?在还没有真正当上皇帝之前就背负着滥杀忠臣的罪名,她就不信那两兄弟屁股还能坐稳。  “楚雨凉,你可知本王的来意?”一见面,晏秋翔就先发质问道。  还不等她走出大厅,晏秋翔的身影就出现在她面前,往日被人称作‘笑面虎’的他今日带着一身凌厉的煞气前来,且身后跟着数十名侍卫,可谓气势逼人。  “恭迎昭王驾临楚府。”看着一脸戾色的男人,楚雨凉堆着笑,施施然的朝他见了个礼。  若是今日他们还不放人,那今晚她势必血洗皇宫,让他们知道关押楚云洲是要受‘天谴’的!  不管用什么方法,她都不会让楚云洲出事,保住了楚云洲才能保得住自己,没办法,谁让她姓楚来着。  面对全京城的轰动,楚雨凉对这结果还算满意。整整一晚,她真是一点都没闲着,三句话,她写了上百遍,然后让暗卫在天亮之前贴于百姓的家门口。  呜呜呜。没有假期的我表示很苦逼。今天先更五千,明天再万着走。  她只能咬牙一搏,借着‘人言可畏’的力量来给宫里那几个人施压。  若是今日他们还不放人,那今晚她势必血洗皇宫,让他们知道关押楚云洲是要受‘天谴’的!  在府里等到快晌午的时候,也没听到任何消息传来,就在她快坐不住时,突然见三德和张海同时匆忙来报,说昭王带着侍卫来了。  看着他阴鸷的眸光,楚雨凉‘呵呵’一笑,“昭王百忙之中抽空来楚府,恕我愚钝,还真不知道昭王您的来意。”  一晚上的抄写让楚雨凉手臂酸麻,许是怀孕的缘故,早上的时候她那手臂有些浮肿,甚至匮乏无力。可这个时候她真心管不了太多,疲累是肯定的,但因为神经绷着,她想睡也睡不着。  楚雨凉眨眼,“什么消息?”  在府里等到快晌午的时候,也没听到任何消息传来,就在她快坐不住时,突然见三德和张海同时匆忙来报,说昭王带着侍卫来了。  看着他阴鸷的眸光,楚雨凉‘呵呵’一笑,“昭王百忙之中抽空来楚府,恕我愚钝,还真不知道昭王您的来意。”  这一出事对她来说也算是逼不得已的。这个社会森严的等级制度让她莫可奈何,加之她现在一个人,就算有小南在宫里护住楚云洲,但太子和昭王不放手,也不容易救出楚云洲。

© 大黑鹰弹弓 | Powered by Airsoft Gun